400-630-2228

新闻资讯 NEWS

以市场杠杆守护生命之源 水权交易让每一滴水发挥应有价值

发表时间:2017-04-25

水,是生命之源。未来将会进一步开启水权市场。国家分配给每个地方的水资源的所有权和使用权,如果在一定时间之内,这种配额没有用完,还有剩余,则可以把这些剩余的水资源出售给需要水资源的地区、企业甚至个人用户。

 



  4月18日,河南省水权收储转让中心宣布揭牌,中心将承担全省水权收储、转让的重要职能。水权制度改革是水利改革的重头戏。与此同时,河南省南阳新郑两市在郑州正式签订水权交易协议。按协议,南阳市每年将8000万立方米的南水北调用水指标有偿转让给新郑使用。中国水权交易所成功促成这笔水权交易。
 
  中国水权交易所正式运营还不足一年,但作为我国水权制度改革进程中的一次标志性事件。迄今,中国水权交易所已促成15笔水权交易,累计实现交易水量近9亿立方米,交易价款达到了5亿多元。
  水权,包括水资源的所有权和使用权,水资源属国家所有,水权交易的是水资源的使用权。水权交易是运用市场机制优化配置水资源的重要手段。中国水权交易所总经理张彬介绍,我国水权交易起步较晚,目前虽然形成了水市场,但发育还不成熟,正处于积极探索之中。
 
  2016年,中国水权交易所综合管理部的经理邓延利参与了内蒙古自治区黄河干流盟市间水权转让一期试点2000万立方米/年水权交易。内蒙古是水利部确立的全国七个水权试点省区之一,2014年试点在自治区黄河流域内统筹配置盟市间水权转让指标给用水企业。试点的主要内容是对沈乌灌域的农田进行一系列节水改造升级,一期工程总计节水量达到2.3亿立方米/年,在节约下来的水量当中,转让水量为1.2亿立方米/年,转让水量指标分配给沿黄盟市的相关工业企业。
 
  截至2016年9月30日,部分取得用水指标的企业未能按时缴纳相关费用,2016年10月21日,按照《内蒙古自治区闲置取用水指标处置实施办法》,内蒙古自治区水利厅收回未履行转让合同企业的水指标2000万立方米/年。回收的水指标通过水交所挂牌,向鄂尔多斯市、乌海市、阿拉善盟三个盟市公开转让。最终,内蒙古荣信化工有限公司等5家企业达成受让意向,2000万立方米/年的取水权交易于11月30日全部签约邓延利介绍
 
  这场几经波折的交易,实现了多赢。灌区节水改造提高了用水效率,改善了农业生产条件,工业企业获得额外的水权,缓解了缺水对发展的束缚。邓延利说,整体,将农业灌溉用水向工业项目用水转换,调整了用水结构,促进水资源向高效率、高效益行业流转,提升了水资源整体利用效率和效益,进一步优化了水资源配置;从水资源管理改革层面看,运用政府调控、市场调节、水行政主管部门动态管理相结合的手段,实现两手发力,盘活水资源存量,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示范引领效应,促进水资源管理科学、有序发展。
 
  据了解,中国水权交易所成立以来,三种形式的水权交易业务已全部涉及,包括像南阳、新郑两市开展的区域水权交易,内蒙古自治区开展的跨行业的取水权交易,以及同一灌区内实施的灌溉用水户水权交易。通过开展水权交易,让有限的水资源优化配置,使水资源时空分布不均的问题得到缓解;有效促进水资源节约保护和高效利用;吸引社会资本参与水利工程建设和更新改造。
 
  我国水权交易实践最早2000年浙江省东阳与义乌水权转让一例。随后,2004年,黄河中上游宁夏、内蒙古地区开展了水权转换试点工作。2014年,印发《水利部关于开展水权试点工作的通知》,选择了七个省区开展水权试点工作。十几年,我国的水权制度改革在实践中不断探索,局部形成了不少有益的突破,但总体上我国水权交易市场尚待进一步激活。
 
  水权交易的一大前提和难点在于对水资源使用权的确权。只有明晰了初始水权,才能开展后续的水权流转交易,而水资源流动变化的特性决定了水资源使用权确权工作的操作难度很高。水利部水资源司司长陈明忠解释,我国目前对三个方面的水资源使用权确权都有明确要求。对行政区域,依据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三条红线”控制指标和水量分配方案明确区域取用水权益;对需要办理取水许可证的取用水户,根据区域总量控制指标和用水定额标准,通过水资源论证,科学核定许可水量,给每个用水户颁发许可证进行确权;对灌区内农业用水户,按照限定的定额标准体系,核定每个农户有多少用水权限。
 
  从水交所完成的水权交易来看,主要有公开交易和协议转让这两种方式,其中以协议方式进行的交易占绝大多数。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里,仍将以协议转让为主,这是由水资源的特殊性决定的。不过,今后如果超过两家以上竞争同一水权时,应当鼓励采用公开交易的方式,这样才能促进水市场发育成熟。”邓延利表示。
 
  专家认为,我国水权交易正在积极探索推进,下一步可交易水权不应仅限于已有水权流转,即二级市场上的水权交易,还应包括政府预留水权的有偿出让,即水权一级市场。只有水权一级市场放开了,二级市场才能活跃。除了体制机制因素,水权交易的进一步活跃还依赖于客观基础条件的改善,包括水资源监测、用水计量等监控能力以及水资源管理信息化程度的提高等。总体,我国水权交易改革面临前所未有的好机遇,但也面临巨大挑战,其复杂性、艰巨性和长期性不言而喻,需要继续鼓励各地勇于试点,勇于探索,让每一滴水发挥应有的价值。 

 

边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

边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 免费热线:400-630-2228 固德商城 中文 | English
以市场杠杆守护生命之源 水权交易让每一滴水发挥应有价值

发表时间:2017-04-25

水,是生命之源。未来将会进一步开启水权市场。国家分配给每个地方的水资源的所有权和使用权,如果在一定时间之内,这种配额没有用完,还有剩余,则可以把这些剩余的水资源出售给需要水资源的地区、企业甚至个人用户。

 



  4月18日,河南省水权收储转让中心宣布揭牌,中心将承担全省水权收储、转让的重要职能。水权制度改革是水利改革的重头戏。与此同时,河南省南阳新郑两市在郑州正式签订水权交易协议。按协议,南阳市每年将8000万立方米的南水北调用水指标有偿转让给新郑使用。中国水权交易所成功促成这笔水权交易。
 
  中国水权交易所正式运营还不足一年,但作为我国水权制度改革进程中的一次标志性事件。迄今,中国水权交易所已促成15笔水权交易,累计实现交易水量近9亿立方米,交易价款达到了5亿多元。
  水权,包括水资源的所有权和使用权,水资源属国家所有,水权交易的是水资源的使用权。水权交易是运用市场机制优化配置水资源的重要手段。中国水权交易所总经理张彬介绍,我国水权交易起步较晚,目前虽然形成了水市场,但发育还不成熟,正处于积极探索之中。
 
  2016年,中国水权交易所综合管理部的经理邓延利参与了内蒙古自治区黄河干流盟市间水权转让一期试点2000万立方米/年水权交易。内蒙古是水利部确立的全国七个水权试点省区之一,2014年试点在自治区黄河流域内统筹配置盟市间水权转让指标给用水企业。试点的主要内容是对沈乌灌域的农田进行一系列节水改造升级,一期工程总计节水量达到2.3亿立方米/年,在节约下来的水量当中,转让水量为1.2亿立方米/年,转让水量指标分配给沿黄盟市的相关工业企业。
 
  截至2016年9月30日,部分取得用水指标的企业未能按时缴纳相关费用,2016年10月21日,按照《内蒙古自治区闲置取用水指标处置实施办法》,内蒙古自治区水利厅收回未履行转让合同企业的水指标2000万立方米/年。回收的水指标通过水交所挂牌,向鄂尔多斯市、乌海市、阿拉善盟三个盟市公开转让。最终,内蒙古荣信化工有限公司等5家企业达成受让意向,2000万立方米/年的取水权交易于11月30日全部签约邓延利介绍
 
  这场几经波折的交易,实现了多赢。灌区节水改造提高了用水效率,改善了农业生产条件,工业企业获得额外的水权,缓解了缺水对发展的束缚。邓延利说,整体,将农业灌溉用水向工业项目用水转换,调整了用水结构,促进水资源向高效率、高效益行业流转,提升了水资源整体利用效率和效益,进一步优化了水资源配置;从水资源管理改革层面看,运用政府调控、市场调节、水行政主管部门动态管理相结合的手段,实现两手发力,盘活水资源存量,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示范引领效应,促进水资源管理科学、有序发展。
 
  据了解,中国水权交易所成立以来,三种形式的水权交易业务已全部涉及,包括像南阳、新郑两市开展的区域水权交易,内蒙古自治区开展的跨行业的取水权交易,以及同一灌区内实施的灌溉用水户水权交易。通过开展水权交易,让有限的水资源优化配置,使水资源时空分布不均的问题得到缓解;有效促进水资源节约保护和高效利用;吸引社会资本参与水利工程建设和更新改造。
 
  我国水权交易实践最早2000年浙江省东阳与义乌水权转让一例。随后,2004年,黄河中上游宁夏、内蒙古地区开展了水权转换试点工作。2014年,印发《水利部关于开展水权试点工作的通知》,选择了七个省区开展水权试点工作。十几年,我国的水权制度改革在实践中不断探索,局部形成了不少有益的突破,但总体上我国水权交易市场尚待进一步激活。
 
  水权交易的一大前提和难点在于对水资源使用权的确权。只有明晰了初始水权,才能开展后续的水权流转交易,而水资源流动变化的特性决定了水资源使用权确权工作的操作难度很高。水利部水资源司司长陈明忠解释,我国目前对三个方面的水资源使用权确权都有明确要求。对行政区域,依据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三条红线”控制指标和水量分配方案明确区域取用水权益;对需要办理取水许可证的取用水户,根据区域总量控制指标和用水定额标准,通过水资源论证,科学核定许可水量,给每个用水户颁发许可证进行确权;对灌区内农业用水户,按照限定的定额标准体系,核定每个农户有多少用水权限。
 
  从水交所完成的水权交易来看,主要有公开交易和协议转让这两种方式,其中以协议方式进行的交易占绝大多数。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里,仍将以协议转让为主,这是由水资源的特殊性决定的。不过,今后如果超过两家以上竞争同一水权时,应当鼓励采用公开交易的方式,这样才能促进水市场发育成熟。”邓延利表示。
 
  专家认为,我国水权交易正在积极探索推进,下一步可交易水权不应仅限于已有水权流转,即二级市场上的水权交易,还应包括政府预留水权的有偿出让,即水权一级市场。只有水权一级市场放开了,二级市场才能活跃。除了体制机制因素,水权交易的进一步活跃还依赖于客观基础条件的改善,包括水资源监测、用水计量等监控能力以及水资源管理信息化程度的提高等。总体,我国水权交易改革面临前所未有的好机遇,但也面临巨大挑战,其复杂性、艰巨性和长期性不言而喻,需要继续鼓励各地勇于试点,勇于探索,让每一滴水发挥应有的价值。 

 

边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