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630-2228

新闻资讯 NEWS

劣五类水年内彻底消除 五水共治撬动浙江经济转型

发表时间:2017-04-27

从几年前开始,浙江开始了“五水共治”,形成拳头全力治水,即污水、“食指”防洪水、排涝水、保洪水、抓节水的工程,几年下来,浙江经济开辟出了“柳暗花明”新天地。


  不久前,一项有关改革满意度的问卷调查显示,在浙江百姓心中,“五水共治”的知晓率、受益率、期盼率均超过90%,成为最受百姓关注和点赞的一项民生实事。
 
  浙江省下决心启动“五水共治”,源于百姓对良好生态环境的强烈呼唤。
 
  2013年初,从浙南的温瑞塘河开始,浙江一些地方出现“网友悬赏邀请环保局长下河游泳”的呼声,“江南水乡何处寻”的质疑逐渐蔓延。当时的浙江,八大水系均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有的污染情况相当严重,2012年,浙江省有32个省控地表水断面水质为劣Ⅴ类水,31.7%的断面水质达不到功能区要求,陷入“江南水乡缺水”的尴尬境地。
 
  水环境污染,表象在水里,根源在岸上,更在粗放的发展模式。在黑臭河、垃圾河、牛奶河两岸,往往都是低小散、高能耗、高污染的落后产能。以浦江为例,在启动“五水共治”前,两万余家水晶作坊遍布城乡,打磨水晶产生的白色粉末,通过沟渠汇入浦阳江,境内85%的溪流被严重污染。沿河居民不敢开窗,老农不敢下河洗脚,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和生态建设陷入困境。
 
  发展,要始终以人民为中心;改革,要从群众最期盼的领域改起。
 
  2013年6月,在黯然失色的浦阳江畔,浙江打响了全面治水第一枪;2013年底,全省各地发出治污水、防洪水、排涝水、保供水、抓节水“五水共治”的总动员令;“十三五”时期,浙江省的发展目标是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并向全省人民庄严承诺:决不把脏乱差、污泥浊水、违法建筑带入全面小康。
 
  这是一段宝贵而辉煌的历程。
 
  2014年到2015年,浙江全面开展“清三河”,消灭垃圾河6500公里,完成黑河臭河整治5100公里;2016年,全省超额完成1亿立方米的年度清淤任务。3年多来,全省累计建成城镇污水管网11625公里,完成23137个村的生活污水治理设施建设;调减生猪存栏800余万头,六大重污染行业凤凰涅槃……到2016年底,省控劣Ⅴ类水质断面削减至6个;Ⅲ类以上水质断面占比达77.4%,比2013年增加13.6个百分点。昔日垃圾河变身天然游泳场,水清岸绿的儿时记忆重现眼前。
 
  以治水为突破口,以百姓满意为目标,浙江开始荡涤一切污泥浊水,告别旧有发展模式,重整山河再出发。


修复河流,建成绿道,修缮休憩公园……这些年,治水带来的生态红利不断释放,让各地百姓欣喜不已。
 
  来到治水后的浦江,最为惊艳的,就是总长52.5公里、面积196万平方米的浦阳江生态廊道。沿江寻访,发现流淌在浦阳江畔的,不止是人水相依的动人画卷。热闹的翠湖湿地公园旁,铜桥村挥别脏乱差,涌现出10余户特色农家乐;同乐村的沿河木栈道,串起原始水杉林,古渠静卧河床,水雾弥漫其间,生出“乔杉问渠”新景,引得游客纷至沓来……这条绿色廊道,给了浦江人无限惊喜和遐想。
 
  以治水倒逼经济转型升级,是浙江“五水共治”的核心目标。从治水开始,浙江各地的经济结构不断得到调整和优化。
 
  在绍兴柯桥,治水犹如一剂猛药,让当地印染行业经历一次过剩产能的“浴火之旅”,70家印染企业被关停,100多家印染企业刚性整治,产能骤然削减30%,产业却保持平稳增长;在温岭,这里已涌现20多个小微产业园,各乡镇街道的块状产业,实现入园集聚发展;在浦江,当地淘汰近两万家水晶小作坊,建起4个现代化水晶集聚园区,并与世界著名水晶产地捷克携手共建产业合作园,“中国水晶玻璃之都”实至名归。
 
  “拆治归”已成为浙江经济转型升级系列组合拳中,最基本、最关键、最高量级的重拳硬招,成为浙江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主抓手。“三改一拆”铲除低小散产能的老巢,提升城乡环境,腾出发展空间;“五水共治”对污染企业釜底抽薪,对落后产能猛药去疴,修复江河湖溪生态;浙商回归,大力引进新产能,引来“俊鸟”“好鸟”。
 
  丽水市大港头镇,瓯江悠然穿过,告别脏乱差的木材加工产业后,小镇文化产业基地、通济堰养生园等一批投资达19亿元的项目相继落地,“古堰画乡”步入黄金时代;长兴县,南太湖畔,总投资200亿元的浙商回归项目——太湖龙之梦乐园,在整治后的图影湿地边崛起;看着一溪好水,邱献军返回故乡兰溪市游埠镇,投资3000万元发展乡村旅游业……
 
  “五水共治”,治出绿水青山新面貌,赢得广大群众喝彩声,闯出转型升级新天地。
  
  当“五水共治”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全面剿灭劣Ⅴ类水成为一场不能输、也输不起的战斗。
 
  今年立春时节,肩负“秉持浙江精神,干在实处、走在前列、勇立潮头”的殷殷重托,围绕打造全面小康标杆省份,浙江再次部署“五水共治”新目标——至2017年底,全面剿灭劣Ⅴ类水,比国家“水十条”提前3年、更高水平地实现水环境改善目标。

 

面对剿灭劣Ⅴ类水这一更难打的攻坚战、更难啃的“硬骨头”,浙江各地正一鼓作气、乘胜追击,从大江大河到小沟小溪,各级各部门迅速行动,乘势而上、乘胜追击,全力以赴抓落实,形成了党委政府冲在前、人大政协齐上阵、社会公众共参与的良好局面,以铁军精神再战剿劣,誓夺“五水共治”全面胜利。
 
  今年4月以来,各地不断传来捷报:位于浙江沿海中部的椒江,两个省控劣Ⅴ类断面,氨氮、总磷指标持续下降,均已达Ⅴ类水标准,其中栅浦闸断面,平均水质至今已连续11个月达Ⅴ类水标准;在浙西龙游的詹家镇徐家村,3个恶臭多年的池塘,历经修渠、引水、串塘后,水质逐渐清澈起来……
 
  如今,“江南水乡无处寻”的疑问早已远去,取而代之的,是10万多平方公里浙江大地上争相治水剿劣的动人景象。 

 

边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

边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 免费热线:400-630-2228 固德商城 中文 | English
劣五类水年内彻底消除 五水共治撬动浙江经济转型

发表时间:2017-04-27

从几年前开始,浙江开始了“五水共治”,形成拳头全力治水,即污水、“食指”防洪水、排涝水、保洪水、抓节水的工程,几年下来,浙江经济开辟出了“柳暗花明”新天地。


  不久前,一项有关改革满意度的问卷调查显示,在浙江百姓心中,“五水共治”的知晓率、受益率、期盼率均超过90%,成为最受百姓关注和点赞的一项民生实事。
 
  浙江省下决心启动“五水共治”,源于百姓对良好生态环境的强烈呼唤。
 
  2013年初,从浙南的温瑞塘河开始,浙江一些地方出现“网友悬赏邀请环保局长下河游泳”的呼声,“江南水乡何处寻”的质疑逐渐蔓延。当时的浙江,八大水系均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有的污染情况相当严重,2012年,浙江省有32个省控地表水断面水质为劣Ⅴ类水,31.7%的断面水质达不到功能区要求,陷入“江南水乡缺水”的尴尬境地。
 
  水环境污染,表象在水里,根源在岸上,更在粗放的发展模式。在黑臭河、垃圾河、牛奶河两岸,往往都是低小散、高能耗、高污染的落后产能。以浦江为例,在启动“五水共治”前,两万余家水晶作坊遍布城乡,打磨水晶产生的白色粉末,通过沟渠汇入浦阳江,境内85%的溪流被严重污染。沿河居民不敢开窗,老农不敢下河洗脚,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和生态建设陷入困境。
 
  发展,要始终以人民为中心;改革,要从群众最期盼的领域改起。
 
  2013年6月,在黯然失色的浦阳江畔,浙江打响了全面治水第一枪;2013年底,全省各地发出治污水、防洪水、排涝水、保供水、抓节水“五水共治”的总动员令;“十三五”时期,浙江省的发展目标是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并向全省人民庄严承诺:决不把脏乱差、污泥浊水、违法建筑带入全面小康。
 
  这是一段宝贵而辉煌的历程。
 
  2014年到2015年,浙江全面开展“清三河”,消灭垃圾河6500公里,完成黑河臭河整治5100公里;2016年,全省超额完成1亿立方米的年度清淤任务。3年多来,全省累计建成城镇污水管网11625公里,完成23137个村的生活污水治理设施建设;调减生猪存栏800余万头,六大重污染行业凤凰涅槃……到2016年底,省控劣Ⅴ类水质断面削减至6个;Ⅲ类以上水质断面占比达77.4%,比2013年增加13.6个百分点。昔日垃圾河变身天然游泳场,水清岸绿的儿时记忆重现眼前。
 
  以治水为突破口,以百姓满意为目标,浙江开始荡涤一切污泥浊水,告别旧有发展模式,重整山河再出发。


修复河流,建成绿道,修缮休憩公园……这些年,治水带来的生态红利不断释放,让各地百姓欣喜不已。
 
  来到治水后的浦江,最为惊艳的,就是总长52.5公里、面积196万平方米的浦阳江生态廊道。沿江寻访,发现流淌在浦阳江畔的,不止是人水相依的动人画卷。热闹的翠湖湿地公园旁,铜桥村挥别脏乱差,涌现出10余户特色农家乐;同乐村的沿河木栈道,串起原始水杉林,古渠静卧河床,水雾弥漫其间,生出“乔杉问渠”新景,引得游客纷至沓来……这条绿色廊道,给了浦江人无限惊喜和遐想。
 
  以治水倒逼经济转型升级,是浙江“五水共治”的核心目标。从治水开始,浙江各地的经济结构不断得到调整和优化。
 
  在绍兴柯桥,治水犹如一剂猛药,让当地印染行业经历一次过剩产能的“浴火之旅”,70家印染企业被关停,100多家印染企业刚性整治,产能骤然削减30%,产业却保持平稳增长;在温岭,这里已涌现20多个小微产业园,各乡镇街道的块状产业,实现入园集聚发展;在浦江,当地淘汰近两万家水晶小作坊,建起4个现代化水晶集聚园区,并与世界著名水晶产地捷克携手共建产业合作园,“中国水晶玻璃之都”实至名归。
 
  “拆治归”已成为浙江经济转型升级系列组合拳中,最基本、最关键、最高量级的重拳硬招,成为浙江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主抓手。“三改一拆”铲除低小散产能的老巢,提升城乡环境,腾出发展空间;“五水共治”对污染企业釜底抽薪,对落后产能猛药去疴,修复江河湖溪生态;浙商回归,大力引进新产能,引来“俊鸟”“好鸟”。
 
  丽水市大港头镇,瓯江悠然穿过,告别脏乱差的木材加工产业后,小镇文化产业基地、通济堰养生园等一批投资达19亿元的项目相继落地,“古堰画乡”步入黄金时代;长兴县,南太湖畔,总投资200亿元的浙商回归项目——太湖龙之梦乐园,在整治后的图影湿地边崛起;看着一溪好水,邱献军返回故乡兰溪市游埠镇,投资3000万元发展乡村旅游业……
 
  “五水共治”,治出绿水青山新面貌,赢得广大群众喝彩声,闯出转型升级新天地。
  
  当“五水共治”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阶段,全面剿灭劣Ⅴ类水成为一场不能输、也输不起的战斗。
 
  今年立春时节,肩负“秉持浙江精神,干在实处、走在前列、勇立潮头”的殷殷重托,围绕打造全面小康标杆省份,浙江再次部署“五水共治”新目标——至2017年底,全面剿灭劣Ⅴ类水,比国家“水十条”提前3年、更高水平地实现水环境改善目标。

 

面对剿灭劣Ⅴ类水这一更难打的攻坚战、更难啃的“硬骨头”,浙江各地正一鼓作气、乘胜追击,从大江大河到小沟小溪,各级各部门迅速行动,乘势而上、乘胜追击,全力以赴抓落实,形成了党委政府冲在前、人大政协齐上阵、社会公众共参与的良好局面,以铁军精神再战剿劣,誓夺“五水共治”全面胜利。
 
  今年4月以来,各地不断传来捷报:位于浙江沿海中部的椒江,两个省控劣Ⅴ类断面,氨氮、总磷指标持续下降,均已达Ⅴ类水标准,其中栅浦闸断面,平均水质至今已连续11个月达Ⅴ类水标准;在浙西龙游的詹家镇徐家村,3个恶臭多年的池塘,历经修渠、引水、串塘后,水质逐渐清澈起来……
 
  如今,“江南水乡无处寻”的疑问早已远去,取而代之的,是10万多平方公里浙江大地上争相治水剿劣的动人景象。 

 

边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