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630-2228

新闻资讯 NEWS

素有“中华水塔”之称的三江源 再次迈步绿色新征程

发表时间:2017-10-11


位于青海省南部的三江源地区是长江、黄河、澜沧江的发源地,素有“中华水塔”之称。据光明日报此前报道,“三江源位于青海南部,地处青藏高原腹地,长江水量的25%、黄河水量的49%、澜沧江水量的15%都来自这一地区,被誉为‘中华水塔’。”



 

青海省环境保护厅副厅长齐铭表示,三江源是中国面积最大、海拔最高的天然湿地和生物多样性分布区之一,是我国最主要的水源地和全国生态安全的重要屏障。
 
  在三江源,水资源无疑最为重要与宝贵。10月7日据新华社报道,早在2005年,我国启动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工程,截至目前累计在草原植被恢复、沙漠化治理等生态修复领域投入资金183.5亿元,初步遏制了这一地区的生态退化趋势。2014年1月,治理面积更广、标准更严格的三江源生态保护二期工程接续启动,截至目前已完成投资97亿元。
 
  鉴于三江源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地位,2016年,中国第一个国家公园——三江源国家公园在这里诞生,对三江源地区乃至整个中国,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业界分析普遍指出,这是一项开创性事业,是我国首次构建“归属清晰、权责明确、监管有效”的生态保护管理体制。
 
  三江源国家公园规划范围以三大江河的源头典型代表区域为主构架,构成了“一园三区”格局,即三江源国家公园,三区包括玛多县境内的黄河源园区、杂多县境内的澜沧江源园区,以及治多县、曲麻莱县境内的长江源园区,总面积12.3万平方公里。各分园区又进一步细化为大小不等的网格,“一格一策”实施精准生态治理、利用,过去“一刀切”式的生态保护模式正逐步改变。
 
  在一年多的时间里,这一地区将各类自然保护地和相关部门的职能、人员进行功能重组,组建了乡镇管护站、村级管护队和管护小分队,构建远距离“点成线、网成面”的管护体系。采取最严格的生态保护政策,执行最严格的生态保护标准,落实最严格的生态保护措施,实行最严格的责任追究。同时,对3个园区所涉4县进行大部门制改革,彻底解决“九龙治水”和监管执法碎片化问题,生态管护效率大幅提升。
 
  “通过不断优化、突破既有模式、体制,近年来三江源地区生态保护建设进程持续加快,目前已取得阶段性成效。”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局长李晓南进一步指出,截至目前,我国首个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正在当地同步有序推进,通过不断优化治理措施、改革管理体制,这一地区的生态恢复进程在未来将持续加快。
 
  在昔日生态退化较严重的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玛多县等地,一度“斑秃”的黑土滩再度披上绿衣,“千湖美景”重现。因植被、土壤水源涵养能力提升,目前,三江源地区每年可向下游多输送近60亿立方米的清洁水,年输出量超过600亿立方米,水质长期达到优良标准。
 
  继往开来,一路奋进,如今,这种广泛的生态共识已经转化为三江源积极的“生态实践”。


边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

边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 免费热线:400-630-2228 固德商城 中文 | English
素有“中华水塔”之称的三江源 再次迈步绿色新征程

发表时间:2017-10-11


位于青海省南部的三江源地区是长江、黄河、澜沧江的发源地,素有“中华水塔”之称。据光明日报此前报道,“三江源位于青海南部,地处青藏高原腹地,长江水量的25%、黄河水量的49%、澜沧江水量的15%都来自这一地区,被誉为‘中华水塔’。”



 

青海省环境保护厅副厅长齐铭表示,三江源是中国面积最大、海拔最高的天然湿地和生物多样性分布区之一,是我国最主要的水源地和全国生态安全的重要屏障。
 
  在三江源,水资源无疑最为重要与宝贵。10月7日据新华社报道,早在2005年,我国启动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工程,截至目前累计在草原植被恢复、沙漠化治理等生态修复领域投入资金183.5亿元,初步遏制了这一地区的生态退化趋势。2014年1月,治理面积更广、标准更严格的三江源生态保护二期工程接续启动,截至目前已完成投资97亿元。
 
  鉴于三江源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地位,2016年,中国第一个国家公园——三江源国家公园在这里诞生,对三江源地区乃至整个中国,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业界分析普遍指出,这是一项开创性事业,是我国首次构建“归属清晰、权责明确、监管有效”的生态保护管理体制。
 
  三江源国家公园规划范围以三大江河的源头典型代表区域为主构架,构成了“一园三区”格局,即三江源国家公园,三区包括玛多县境内的黄河源园区、杂多县境内的澜沧江源园区,以及治多县、曲麻莱县境内的长江源园区,总面积12.3万平方公里。各分园区又进一步细化为大小不等的网格,“一格一策”实施精准生态治理、利用,过去“一刀切”式的生态保护模式正逐步改变。
 
  在一年多的时间里,这一地区将各类自然保护地和相关部门的职能、人员进行功能重组,组建了乡镇管护站、村级管护队和管护小分队,构建远距离“点成线、网成面”的管护体系。采取最严格的生态保护政策,执行最严格的生态保护标准,落实最严格的生态保护措施,实行最严格的责任追究。同时,对3个园区所涉4县进行大部门制改革,彻底解决“九龙治水”和监管执法碎片化问题,生态管护效率大幅提升。
 
  “通过不断优化、突破既有模式、体制,近年来三江源地区生态保护建设进程持续加快,目前已取得阶段性成效。”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局长李晓南进一步指出,截至目前,我国首个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正在当地同步有序推进,通过不断优化治理措施、改革管理体制,这一地区的生态恢复进程在未来将持续加快。
 
  在昔日生态退化较严重的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玛多县等地,一度“斑秃”的黑土滩再度披上绿衣,“千湖美景”重现。因植被、土壤水源涵养能力提升,目前,三江源地区每年可向下游多输送近60亿立方米的清洁水,年输出量超过600亿立方米,水质长期达到优良标准。
 
  继往开来,一路奋进,如今,这种广泛的生态共识已经转化为三江源积极的“生态实践”。


边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