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630-2228

新闻资讯 NEWS

天津示范基地建设进展顺利 海水淡化有望集聚千亿产业群

发表时间:2017-11-14

 随着水资源日益紧缺,海水淡化技术一度引起人们。作为一直以来走在海水淡化产业前列的城市,目前天津海水淡化的日产能达到31万吨,占全国的30%左右。据悉,位于天津临港经济区的国家海洋局海水淡化与综合利用示范基地建设进展顺利,据该项目承担单位国家海洋局海水淡化与综合利用研究所副所长阮国岭介绍,该基地占地面积25万平方米,总投资近20亿元,是全国首个海水淡化与综合利用创新及产业化基地,集科研开发、检测评价、孵化转化、勘察设计、交流培训、信息集成六大功能于一体。同时,基地建成后,有望通过吸引海水淡化及相关产业,集聚形成产值千亿的产业链群,成为国际海水淡化与综合利用产业高地。

 


  南水北调VS海水淡化
 
  阮国岭表示,南水北调是对存量水资源的调剂,而海水淡化则是水资源开源增量的有效途径。与此同时,海水淡化具有供水稳定,水质好,产水不受时空气候影响等特性,在缺水和发生严重水污染事件时,可以保障沿海居民饮用水和工业用水等稳定供应。
 
  目前我国并没有公开数据明确南水北调的成本,而海水淡化的成本核算则简单得多,大概在5-6元/吨左右。另外,相比于海水淡化,南水北调所带来的民生和生态环境影响,其深远的间接成本无法估算。
 
  鉴于国内的水资源极度匮乏的现状,仅仅靠南水北调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所以海水淡化仍然被中央政府视为一项关系到国计民生的战略性产业。从全球来看,根据国际脱盐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全球淡化工程规模8655万吨每天,约160个国家和地区都在应用淡化技术。目前国内已建成海水淡化工程规模突破118万吨/天,天津、浙江、河北、山东等9个沿海省市都有海水淡化工程分布。
 
  作为极度缺水的城市,天津一直以来走在海水淡化产业前列,天津有我国最大反渗透海水淡化工程(天津新泉)、最大低温多效海水淡化工程(北疆电厂),目前天津海水淡化的日产能达到31万吨,占全国的30%左右。
 
  市场VS民生
 
  2012年2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快发展海水淡化产业的意见》,首次将发展海水淡化产业上升为我国国策。文件提出了具体的发展目标,即到2015年,我国海水淡化能力达到220万-260万立方米/日,对海岛新增供水量的贡献率达到50%以上,对沿海缺水地区新增工业供水量的贡献率达到15%以上;海水淡化原材料、装备制造自主创新率达到70%以上等等……
 
  发布的《2016年全国海水利用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年底,全国已建成海水淡化工程131个,产水规模118.81万吨/日,这距离当初设定的产能目标只实现了一半,另外,在原材料和装备制造的自主水平来看,我国现有万吨级工程一半以上由国外公司设计建造,能量回收装置、高压泵等关键核心部件绝大多数依靠进口。
 
  核心技术仍然有一定差距,产业集聚度不够,成果转化水平有待提升……最终还是水价体制的问题。水资源作为一种关系到国计民生的战略性资源,其定价往往不能充分反映市场的供求关系,这一方面照顾到民生的需要,但是另一方面往往也会伤害到市场的热情。 


  阮国岭建议,在供给侧改革的大背景下,水资源的供给侧也需要一番深刻的改革,厘清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在这方面可以借鉴以色列的经验,在保证对水资源绝对控制权的前提下,使水价机制充分反映市场供求关系,保护市场积极性,而在需求端则通过收入再分配调节,保护低收入弱势群体的用水权益。
 

边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

边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 免费热线:400-630-2228 固德商城 中文 | English
天津示范基地建设进展顺利 海水淡化有望集聚千亿产业群

发表时间:2017-11-14

 随着水资源日益紧缺,海水淡化技术一度引起人们。作为一直以来走在海水淡化产业前列的城市,目前天津海水淡化的日产能达到31万吨,占全国的30%左右。据悉,位于天津临港经济区的国家海洋局海水淡化与综合利用示范基地建设进展顺利,据该项目承担单位国家海洋局海水淡化与综合利用研究所副所长阮国岭介绍,该基地占地面积25万平方米,总投资近20亿元,是全国首个海水淡化与综合利用创新及产业化基地,集科研开发、检测评价、孵化转化、勘察设计、交流培训、信息集成六大功能于一体。同时,基地建成后,有望通过吸引海水淡化及相关产业,集聚形成产值千亿的产业链群,成为国际海水淡化与综合利用产业高地。

 


  南水北调VS海水淡化
 
  阮国岭表示,南水北调是对存量水资源的调剂,而海水淡化则是水资源开源增量的有效途径。与此同时,海水淡化具有供水稳定,水质好,产水不受时空气候影响等特性,在缺水和发生严重水污染事件时,可以保障沿海居民饮用水和工业用水等稳定供应。
 
  目前我国并没有公开数据明确南水北调的成本,而海水淡化的成本核算则简单得多,大概在5-6元/吨左右。另外,相比于海水淡化,南水北调所带来的民生和生态环境影响,其深远的间接成本无法估算。
 
  鉴于国内的水资源极度匮乏的现状,仅仅靠南水北调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所以海水淡化仍然被中央政府视为一项关系到国计民生的战略性产业。从全球来看,根据国际脱盐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全球淡化工程规模8655万吨每天,约160个国家和地区都在应用淡化技术。目前国内已建成海水淡化工程规模突破118万吨/天,天津、浙江、河北、山东等9个沿海省市都有海水淡化工程分布。
 
  作为极度缺水的城市,天津一直以来走在海水淡化产业前列,天津有我国最大反渗透海水淡化工程(天津新泉)、最大低温多效海水淡化工程(北疆电厂),目前天津海水淡化的日产能达到31万吨,占全国的30%左右。
 
  市场VS民生
 
  2012年2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快发展海水淡化产业的意见》,首次将发展海水淡化产业上升为我国国策。文件提出了具体的发展目标,即到2015年,我国海水淡化能力达到220万-260万立方米/日,对海岛新增供水量的贡献率达到50%以上,对沿海缺水地区新增工业供水量的贡献率达到15%以上;海水淡化原材料、装备制造自主创新率达到70%以上等等……
 
  发布的《2016年全国海水利用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年底,全国已建成海水淡化工程131个,产水规模118.81万吨/日,这距离当初设定的产能目标只实现了一半,另外,在原材料和装备制造的自主水平来看,我国现有万吨级工程一半以上由国外公司设计建造,能量回收装置、高压泵等关键核心部件绝大多数依靠进口。
 
  核心技术仍然有一定差距,产业集聚度不够,成果转化水平有待提升……最终还是水价体制的问题。水资源作为一种关系到国计民生的战略性资源,其定价往往不能充分反映市场的供求关系,这一方面照顾到民生的需要,但是另一方面往往也会伤害到市场的热情。 


  阮国岭建议,在供给侧改革的大背景下,水资源的供给侧也需要一番深刻的改革,厘清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在这方面可以借鉴以色列的经验,在保证对水资源绝对控制权的前提下,使水价机制充分反映市场供求关系,保护市场积极性,而在需求端则通过收入再分配调节,保护低收入弱势群体的用水权益。
 

边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