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630-2228

新闻资讯 NEWS

水资源税改革增强节水意识 居民用水负担不会增加

发表时间:2017-12-18

日前,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水利部联合发布了《扩大水资源税改革试点实施办法》(以下简称“《实施办法》”)。在河北省率先实施水资源税改革试点一年多之后,北京、天津、山西、内蒙古、山东、河南、四川、陕西和宁夏9个省区市水资源税试点工作紧随其后也已于12月1日正式开启。
 


  《实施办法》明确,自12月1日起,我国扩大水资源税改革试点到9省(区、市),分别为北京、天津、山西、内蒙古、山东、河南、四川、陕西、宁夏,试点省份最低平均税额为地表水每立方米0.1元—1.6元,地下水每立方米0.2元—4元。
 
  早已在2016年7月1日河北省就率先实施了水资源税改革试点,成效显著。对于此次扩大试点范围,河北经贸大学财政税务学院博士刘莉莉指出,扩大水资源“费”改“税”试点范围,并不是为了增加税收由于税收的调节作用可以助推水资源管理制度的实施,进而推动生产方式的转型升级,最后实现水资源节约和合理开发。
 
  财政部税政司司长王建凡介绍,河北省实施试点以来,2016年用水总量较上年降低2.8%,地下水取用水量较上年降低6.6%;全省100多家城镇公共供水企业由抽采地下水改为使用地表水;部分地区的高尔夫球场、洗车等特种行业月均取用水量较改革前下降30%以上。
 
  由此可见,水资源税改革试点成果明显。中国人民大学生态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蓝虹表示,相较于收费,征税更具有正规性和权威性,更能引导消费者和企业的资源使用、污染治理行为,因此未来将成为环保领域推进的重点。
 
  扩大改革试点“因地制宜”
 
  我国水资源分布不均衡,北方水资源紧缺,尤其华北地区供需矛盾较大,其人均水资源量仅为全国平均的1/4,地下水超采总量及超采面积占全国1/2,是全国超采最为严重的地区。为充分发挥税收杠杆调节用水需求,此次扩大改革试点以华北地区为主。与此同时选择试点意愿强、有典型代表性的其他省份。
 
  王建凡表示,北京、天津、山西、内蒙古4个省份位于华北地区,其他5个省份分布在东、中、西部,其水资源丰枯程度不一、取用水类型多样,具有一定代表性。
 
  据了解,北京、天津经济发达且严重缺水,现行水资源费征收标准为全国最高;山东、河南属于南水北调受水区,因筹集南水北调工程基金需要,现行水资源费征收标准也较高;山西、内蒙古、陕西、宁夏是矿业大省,采矿排水占全省(区)取用水量比重大,对采矿排水征收的水资源费金额大;四川水资源丰沛,水力发电项目多,水力发电取用水占全省取用水量比重大,对水力发电取用水征收的水资源费金额大。
 
  《实施办法》中,针对9个省份的情况和特点明确了不同水资源状况和取用水类型的征税政策,增加了跨省水力发电、采矿排水等具体征税规定,并确定了差异化的最低平均税额标准。
 
  蓝虹认为,“整体来看,新增试点地区的水资源都相对匮乏,制造业、服务业的用水习惯并不理想,”水资源费改税后,征收对象将更加广泛,用水成本也更能体现在经营成本中,这就能引导企业节约用水。“费改税在一定程度上是调节水资源利用的有效方式,可以让水资源更好地配置到最需要的领域中。”
 
  河北“身先士卒”成效显著
 
  据悉,水资源税改革试点在河北省实施一年多来,有效抑制了不合理的用水需求。数据显示,由于对超采区取用地下水加倍征税,促使河北省许多企业由抽采地下水转为使用地表水。改革同时倒逼高耗水企业节水,河北钢铁集团唐钢公司实现工业水源全部改用城市中水,年可节水1460万立方米。
 
  河北省财政厅副厅长李杰刚表示,“我们对高尔夫球场、洗车、洗浴等特种行业从高征税,增强了税收约束机制,促使特种行业转变取用水方式,减少取用水量,部分地区特种行业月均取用水量较改革前下降30%以上。”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0月,河北全省水资源税累计入库23.28亿元,月均入库1.55亿元,是2015年水资源费月均入库的两倍多。
 
  不过在刘莉莉看来,虽然河北省的水资源税改革一年多来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是当前我国对地表水、地下水的依赖度较高,水污染较严重,存在对于水资源费的征收方式单一,标准分类不同、超计划收取水资源费制度未普遍落实等问题。现阶段在水资源税费征收上还存在很多的不足。
 
  “首先,水资源收费执行力度不强。”刘莉莉表示,相关管理部门对水资源的收费标准有所差异,企业与监管部们可以有议价空间,没有严格的执行力度,使水资源造成巨大的浪费。“国外对于水资源的管理,是使其可持续发展,采用水资源税的形式明确收税的义务,使其具有强制性和无偿性,让人们认识到水资源重要性。”
 
  同时,在她看来,“我国还缺乏专门的政策保护水资源。”对于水资源的管理,取水证制度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对其实施和监管,县级以上财政部门、价格部门负责收取水费,而水污染费由环保部门负责,可没有相关立法确定各部门间的职能分配,对水资源的管理也没有明确的管理规定,导致收费有差异。
 
  城镇居民、农民用水负担不会加重
 
  水资源税改革要实现“三不变”:改革后城镇公共供水企业负担不变、居民正常生活用水负担不变、工农业正常生产用水负担不变。
 
  根据《实施办法》,除规定情形外,水资源税的纳税人为直接从江河、湖泊(含水库)和地下取用水资源的单位和个人,对一般取用水按照实际取用水量征税,对采矿和工程建设疏干排水按照排水量征税,对水力发电和火力发电贯流式(不含循环式)冷却取用水按照实际发电量征税。
 
  《实施办法》明确:试点省份最低平均税额为:地表水每立方米0.1元~1.6元、地下水每立方米0.2元~4元,总体不增加企业和居民正常生产生活用水负担。其中,北京的地表水和地下水税额为试点省份中最高,试点省份可根据实际情况上调税额。
 
  以北京市民家中的自来水缴费单为例,居民水价由基本水费、水资源费、污水处理费三块费用构成,改革后水价标准不变,但缴费单上列示的水资源费名目将不再出现。
 
  此外,为发挥水资源税调控作用,比照河北省试点政策,按不同取用水性质实行差别税额,地下水税额要高于地表水,超采区地下水税额要高于非超采区,超采区取用地下水税额加征1~4倍;对超计划或超定额用水加征1~3倍;对特种行业从高征税;对超过规定限额的农业生产取用水、农村生活集中式饮水工程取用水等从低征税。
 
  与此同时,为支持农业生产、鼓励水资源循环利用等,《实施办法》还规定了对限额内的农业生产取用水免税、对取用污水处理再生水免税等6项减免税情形。同时农民在用水方面,也不必担心会花更多的钱。
 
边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

边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 免费热线:400-630-2228 固德商城 中文 | English
水资源税改革增强节水意识 居民用水负担不会增加

发表时间:2017-12-18

日前,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水利部联合发布了《扩大水资源税改革试点实施办法》(以下简称“《实施办法》”)。在河北省率先实施水资源税改革试点一年多之后,北京、天津、山西、内蒙古、山东、河南、四川、陕西和宁夏9个省区市水资源税试点工作紧随其后也已于12月1日正式开启。
 


  《实施办法》明确,自12月1日起,我国扩大水资源税改革试点到9省(区、市),分别为北京、天津、山西、内蒙古、山东、河南、四川、陕西、宁夏,试点省份最低平均税额为地表水每立方米0.1元—1.6元,地下水每立方米0.2元—4元。
 
  早已在2016年7月1日河北省就率先实施了水资源税改革试点,成效显著。对于此次扩大试点范围,河北经贸大学财政税务学院博士刘莉莉指出,扩大水资源“费”改“税”试点范围,并不是为了增加税收由于税收的调节作用可以助推水资源管理制度的实施,进而推动生产方式的转型升级,最后实现水资源节约和合理开发。
 
  财政部税政司司长王建凡介绍,河北省实施试点以来,2016年用水总量较上年降低2.8%,地下水取用水量较上年降低6.6%;全省100多家城镇公共供水企业由抽采地下水改为使用地表水;部分地区的高尔夫球场、洗车等特种行业月均取用水量较改革前下降30%以上。
 
  由此可见,水资源税改革试点成果明显。中国人民大学生态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蓝虹表示,相较于收费,征税更具有正规性和权威性,更能引导消费者和企业的资源使用、污染治理行为,因此未来将成为环保领域推进的重点。
 
  扩大改革试点“因地制宜”
 
  我国水资源分布不均衡,北方水资源紧缺,尤其华北地区供需矛盾较大,其人均水资源量仅为全国平均的1/4,地下水超采总量及超采面积占全国1/2,是全国超采最为严重的地区。为充分发挥税收杠杆调节用水需求,此次扩大改革试点以华北地区为主。与此同时选择试点意愿强、有典型代表性的其他省份。
 
  王建凡表示,北京、天津、山西、内蒙古4个省份位于华北地区,其他5个省份分布在东、中、西部,其水资源丰枯程度不一、取用水类型多样,具有一定代表性。
 
  据了解,北京、天津经济发达且严重缺水,现行水资源费征收标准为全国最高;山东、河南属于南水北调受水区,因筹集南水北调工程基金需要,现行水资源费征收标准也较高;山西、内蒙古、陕西、宁夏是矿业大省,采矿排水占全省(区)取用水量比重大,对采矿排水征收的水资源费金额大;四川水资源丰沛,水力发电项目多,水力发电取用水占全省取用水量比重大,对水力发电取用水征收的水资源费金额大。
 
  《实施办法》中,针对9个省份的情况和特点明确了不同水资源状况和取用水类型的征税政策,增加了跨省水力发电、采矿排水等具体征税规定,并确定了差异化的最低平均税额标准。
 
  蓝虹认为,“整体来看,新增试点地区的水资源都相对匮乏,制造业、服务业的用水习惯并不理想,”水资源费改税后,征收对象将更加广泛,用水成本也更能体现在经营成本中,这就能引导企业节约用水。“费改税在一定程度上是调节水资源利用的有效方式,可以让水资源更好地配置到最需要的领域中。”
 
  河北“身先士卒”成效显著
 
  据悉,水资源税改革试点在河北省实施一年多来,有效抑制了不合理的用水需求。数据显示,由于对超采区取用地下水加倍征税,促使河北省许多企业由抽采地下水转为使用地表水。改革同时倒逼高耗水企业节水,河北钢铁集团唐钢公司实现工业水源全部改用城市中水,年可节水1460万立方米。
 
  河北省财政厅副厅长李杰刚表示,“我们对高尔夫球场、洗车、洗浴等特种行业从高征税,增强了税收约束机制,促使特种行业转变取用水方式,减少取用水量,部分地区特种行业月均取用水量较改革前下降30%以上。”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0月,河北全省水资源税累计入库23.28亿元,月均入库1.55亿元,是2015年水资源费月均入库的两倍多。
 
  不过在刘莉莉看来,虽然河北省的水资源税改革一年多来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是当前我国对地表水、地下水的依赖度较高,水污染较严重,存在对于水资源费的征收方式单一,标准分类不同、超计划收取水资源费制度未普遍落实等问题。现阶段在水资源税费征收上还存在很多的不足。
 
  “首先,水资源收费执行力度不强。”刘莉莉表示,相关管理部门对水资源的收费标准有所差异,企业与监管部们可以有议价空间,没有严格的执行力度,使水资源造成巨大的浪费。“国外对于水资源的管理,是使其可持续发展,采用水资源税的形式明确收税的义务,使其具有强制性和无偿性,让人们认识到水资源重要性。”
 
  同时,在她看来,“我国还缺乏专门的政策保护水资源。”对于水资源的管理,取水证制度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对其实施和监管,县级以上财政部门、价格部门负责收取水费,而水污染费由环保部门负责,可没有相关立法确定各部门间的职能分配,对水资源的管理也没有明确的管理规定,导致收费有差异。
 
  城镇居民、农民用水负担不会加重
 
  水资源税改革要实现“三不变”:改革后城镇公共供水企业负担不变、居民正常生活用水负担不变、工农业正常生产用水负担不变。
 
  根据《实施办法》,除规定情形外,水资源税的纳税人为直接从江河、湖泊(含水库)和地下取用水资源的单位和个人,对一般取用水按照实际取用水量征税,对采矿和工程建设疏干排水按照排水量征税,对水力发电和火力发电贯流式(不含循环式)冷却取用水按照实际发电量征税。
 
  《实施办法》明确:试点省份最低平均税额为:地表水每立方米0.1元~1.6元、地下水每立方米0.2元~4元,总体不增加企业和居民正常生产生活用水负担。其中,北京的地表水和地下水税额为试点省份中最高,试点省份可根据实际情况上调税额。
 
  以北京市民家中的自来水缴费单为例,居民水价由基本水费、水资源费、污水处理费三块费用构成,改革后水价标准不变,但缴费单上列示的水资源费名目将不再出现。
 
  此外,为发挥水资源税调控作用,比照河北省试点政策,按不同取用水性质实行差别税额,地下水税额要高于地表水,超采区地下水税额要高于非超采区,超采区取用地下水税额加征1~4倍;对超计划或超定额用水加征1~3倍;对特种行业从高征税;对超过规定限额的农业生产取用水、农村生活集中式饮水工程取用水等从低征税。
 
  与此同时,为支持农业生产、鼓励水资源循环利用等,《实施办法》还规定了对限额内的农业生产取用水免税、对取用污水处理再生水免税等6项减免税情形。同时农民在用水方面,也不必担心会花更多的钱。
 
边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