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630-2228

新闻资讯 NEWS

浙江力推“五水共治”,青山绿水换新颜

发表时间:2015-01-15

    “治污水、防洪水、排涝水、保供水、抓节水”五水共治,是近年来浙江举全省之力倒逼经济转型升级的突破口,力求走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生态发展之路。

    为推动环保事业发展,浙江省政协找准定位,省、市、县三级政协首次联合启动“三级政协联动、万名委员同行、助推五水共治”专项民主监督。浙江省政协主席乔传秀表示,监督要真正深下去,充分发挥政协委员的专业优势、技术优势、人才优势,破解基层治水难题,为党委政府提供技术支撑和决策参考。

    追流溯源找问题

    浙江地处江南水乡,因水而名,因水而兴,因水而美。

    然而,由于多年来的粗放式发展,造成水环境日益恶化,全省8大水系均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境内有32个省控地表水断面为劣V类,31.7%的断面没有达到功能区要求。老百姓甚至难以找到“可游泳的河”,平原水网地带喝水困难。这些由污染造成的水质性缺水,根子在于经济传统粗放增长模式,是浙江经济发展中遇到的“烦恼”,严重制约经济社会的和谐发展。

    “在浙江这样的水乡,水变清是转型升级最直接的一个标志。”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认为,水环境综合治理与经济转型升级紧密相连、互为表里,水污染之害一日不除,转型升级之功一日难成。只有把治水作为转型升级最关键的突破口,才能在更深层次、更高水平上推进转型升级,实现有质量、有效益的可持续发展。

    2013年11月30日,浙江省委在十三届四次全会上作出了治污水、防洪水、排涝水、保供水、抓节水“五水共治”的重大决策,以此倒逼发展理念转变,倒逼生产方式转型,倒逼生活方式改进,顺应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按照“五水共治、治污先行”的思路,浙江省委、省政府要求:到2016年要解决突出问题,明显见效;2018年要基本解决问题,全面改观;2020年要基本不出问题,实现质变。浙江省省长李强表示,转型先汰劣,治污先治水。从2014年起全省“三公”经费必须减少30%以上,省下来的资金全部用于治水。

    “中央和省委的决策部署到哪里,政协的思想和行动就统一到哪里,智慧和力量就凝聚到哪里。”在省政协十一届二次会议上,浙江省政协主席乔传秀明确提出,要把助推“五水共治”与全面深化改革、“五措并举”作为履职重点,把开展五水共治民主监督与主动参与“五水共治”实践紧密结合,既监督,又服务,当好监督员、战斗员、信息员、宣传员、示范员,争做界别群众标杆。

    经与市、县政协会商,浙江省政协首次在全省开展“三级政协联动、万名委员同行、助推五水共治”专项民主监督行动。截至去年10月底,全省三级政协近2万名政协委员为破解治水难题,共建立五水共治民主监督组1358个,发现各类问题7585个,已整改5886个,提出意见建议7463条,被党委政府采纳5289条。

    自下而上促治水

    深入监督,首先就要接地气。在治水一线,群众就是最好的监督员。为了得到最精准的信息,政协委员按照就近就便的原则,暗访各地,查找治水问题。

    2014年5月21日,记者随省政协监督组赴浙西衢州,走进龙游县陶家山村。坐在农家小院,政协委员与村民拉起了家常。村民们无意间说起“这里的水,一洗手就会发痒”。这引起了政协委员的注意。

    政协委员们随即沿着村里的小塘,分头寻找源头。走到村东环线交叉口工业园区,明显闻到一股刺鼻的气味,政协委员发现了3个排水口,黑色的污水正源源流出。

    在武义县泉溪镇,政协委员通过两个暗红色水管,循管探究,发现了电镀园区部分企业偷排现象;在宁波青蓝河,监督组看到流速特别缓慢,发现垃圾沉底阻塞河道问题;在衢州市郊,监督组闻到臭味,寻气追踪,发现有养殖户污水漫溢导致庄稼“受害”。

    “地方不一定多,但每个点都必须深入调查。”乔传秀告诉记者,政协监督就要发现当地没有发现的问题,发现问题越多,监督的底气就越足。为保证监督的有效到位,委员们还将每个地区的“黑臭河”情况都制成档案。同时,监督组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用陪同,随时出动进行暗访检查。

    据不完全统计,浙江省政协委员实地查看、明察暗访的乡镇已达1300多个、10800多个村、5900多家企业、8600多条河流,把视角延伸到了“党政部门一时关注不到的边边角角”。记者注意到,追流溯源的同时,政协监督的最大亮点就是发挥专业优势,寻求科学治水的良计妙方。

    嘉兴是养猪大市,生猪饲养量700多万头,养殖密度与水环境容量矛盾日益突出。倒逼传统农业转型升级路在何方?浙江省政协组织的监督组在屠甸镇、高桥镇,连续多日与养猪大户座谈,提出推进治水要与发展高效生态农业、休闲旅游业相结合,与发展基地产业、农民转移就业相结合,与发展新型农民集聚区、仓储物业物流经济相结合,实现停产不歇业、转业不减收。

    针对农村生活污水量大、面广,有机物浓度偏高、规模偏小的现状,如何让农村污水处理安全放心又简便易行?浙江舟山市政协组成专家服务团,开发“介质复合型人工湿地污水生态处理系统”,目前,这项专利技术已在分散、偏远的渔农村中使用,使用率达88%。

    此外,跨区域河流治理一直是治水工作的难点。省政协为此把助推跨市、跨县、跨乡河流联防联治作为民主监督的重点,联合杭州、宁波、绍兴、温州、丽水等市政协,对浙江段京杭运河、杭甬运河、瓯江、飞云江等跨区域河流开展联合调研,推动建立联动一体化、联防责任化、联治高效化、联商常态化的机制。目前,浙江各地跨区域的联控联防、重大问题应急响应、信息通报等制度相继建立。

    发展不欠环境债

    记者在调研中了解到,浙江政协组织的此次民主监督不仅要解决黑臭河问题,更要从理念上将“五水共治”的决策扎根到基层、企业。

    2014年11月26日,浙江省政协监督组来到了位于龙泉市安仁工业园区的浙江鸿业阀门制造公司。4个月前,监督组曾对这家企业进行过一次暗访,委员们钻进闷热的车间,顶着刺鼻的气味,发现企业工业废水处理设施欠缺,厂区污水处理网管不全,部分废水不达标直排进入了安仁溪。

    “变化很大,企业的整改效果显著。”监督组这次来到该企业,看到的已是另一番景象。整洁的车间内产品存放有序,一幅幅企业治水的作战图、任务表张贴醒目。4个月的时间里,企业先后投入近200万元,购置工业废水预处理设备、工业整体废水处理设备,并对厂区道路、污水处理网管、除尘设备进行了全面的完善,工业废水实现了达标排放。

    “企业发展不能欠下环境债。”政协委员说的这句话,让企业老板王森贵铭记在心。目前,该企业已成为园区工业治水的样板企业,感染并带动了整个园区的治水工作。园区已关停企业4家,另有近10家企业正在积极整改中,力保安仁溪水清澈。王森贵告诉记者,以前指导思想不对,只看重GDP,轻环境保护。现在,立志“不欠良心债”,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良性循环。

    在暗访、谏言治水的同时,记者注意到,浙江省各级政协委员根据自身所长,议行合一,主动投身到治水工程,有1371名委员出任“河长”,6817位委员担任了河道监督员。

    省政协委员、云和县文化馆馆长蓝友梅自编自演音乐快板表演深入基层巡演,宣传“五水共治”;省政协委员、浙江新和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胡柏藩,为“五水共治”捐款达1000万元;三级政协结对“五水共治”工程建设项目,解答治水中的技术难题,共组织专家团36个。省政协委员方敏、戴铭还从全省畜禽养殖特点出发建议进行制度设计,加快地方立法进度,增强畜禽养殖污染防治的刚性要求和可操作性。这一提议被省政协确定为重点提案,《浙江省畜禽养殖污染防治条例》立法工作已全面启动。

    经过一年的暗访监督,浙江各地“五水共治”工作日见成效。目前全省共淘汰落后产能企业3270家,淘汰整治各类低端落后企业(作坊)1.7万家,治水倒逼转型成效明显。

    新年伊始,浙江省政协决定,2015年,将继续围绕“五水共治”长效机制建设开展专项民主监督,为建设美丽浙江再添新彩。

上海边锋泵业制造有限公司

边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 免费热线:400-630-2228 固德商城 中文 | English
浙江力推“五水共治”,青山绿水换新颜

发表时间:2015-01-15

    “治污水、防洪水、排涝水、保供水、抓节水”五水共治,是近年来浙江举全省之力倒逼经济转型升级的突破口,力求走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生态发展之路。

    为推动环保事业发展,浙江省政协找准定位,省、市、县三级政协首次联合启动“三级政协联动、万名委员同行、助推五水共治”专项民主监督。浙江省政协主席乔传秀表示,监督要真正深下去,充分发挥政协委员的专业优势、技术优势、人才优势,破解基层治水难题,为党委政府提供技术支撑和决策参考。

    追流溯源找问题

    浙江地处江南水乡,因水而名,因水而兴,因水而美。

    然而,由于多年来的粗放式发展,造成水环境日益恶化,全省8大水系均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境内有32个省控地表水断面为劣V类,31.7%的断面没有达到功能区要求。老百姓甚至难以找到“可游泳的河”,平原水网地带喝水困难。这些由污染造成的水质性缺水,根子在于经济传统粗放增长模式,是浙江经济发展中遇到的“烦恼”,严重制约经济社会的和谐发展。

    “在浙江这样的水乡,水变清是转型升级最直接的一个标志。”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认为,水环境综合治理与经济转型升级紧密相连、互为表里,水污染之害一日不除,转型升级之功一日难成。只有把治水作为转型升级最关键的突破口,才能在更深层次、更高水平上推进转型升级,实现有质量、有效益的可持续发展。

    2013年11月30日,浙江省委在十三届四次全会上作出了治污水、防洪水、排涝水、保供水、抓节水“五水共治”的重大决策,以此倒逼发展理念转变,倒逼生产方式转型,倒逼生活方式改进,顺应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按照“五水共治、治污先行”的思路,浙江省委、省政府要求:到2016年要解决突出问题,明显见效;2018年要基本解决问题,全面改观;2020年要基本不出问题,实现质变。浙江省省长李强表示,转型先汰劣,治污先治水。从2014年起全省“三公”经费必须减少30%以上,省下来的资金全部用于治水。

    “中央和省委的决策部署到哪里,政协的思想和行动就统一到哪里,智慧和力量就凝聚到哪里。”在省政协十一届二次会议上,浙江省政协主席乔传秀明确提出,要把助推“五水共治”与全面深化改革、“五措并举”作为履职重点,把开展五水共治民主监督与主动参与“五水共治”实践紧密结合,既监督,又服务,当好监督员、战斗员、信息员、宣传员、示范员,争做界别群众标杆。

    经与市、县政协会商,浙江省政协首次在全省开展“三级政协联动、万名委员同行、助推五水共治”专项民主监督行动。截至去年10月底,全省三级政协近2万名政协委员为破解治水难题,共建立五水共治民主监督组1358个,发现各类问题7585个,已整改5886个,提出意见建议7463条,被党委政府采纳5289条。

    自下而上促治水

    深入监督,首先就要接地气。在治水一线,群众就是最好的监督员。为了得到最精准的信息,政协委员按照就近就便的原则,暗访各地,查找治水问题。

    2014年5月21日,记者随省政协监督组赴浙西衢州,走进龙游县陶家山村。坐在农家小院,政协委员与村民拉起了家常。村民们无意间说起“这里的水,一洗手就会发痒”。这引起了政协委员的注意。

    政协委员们随即沿着村里的小塘,分头寻找源头。走到村东环线交叉口工业园区,明显闻到一股刺鼻的气味,政协委员发现了3个排水口,黑色的污水正源源流出。

    在武义县泉溪镇,政协委员通过两个暗红色水管,循管探究,发现了电镀园区部分企业偷排现象;在宁波青蓝河,监督组看到流速特别缓慢,发现垃圾沉底阻塞河道问题;在衢州市郊,监督组闻到臭味,寻气追踪,发现有养殖户污水漫溢导致庄稼“受害”。

    “地方不一定多,但每个点都必须深入调查。”乔传秀告诉记者,政协监督就要发现当地没有发现的问题,发现问题越多,监督的底气就越足。为保证监督的有效到位,委员们还将每个地区的“黑臭河”情况都制成档案。同时,监督组不打招呼、不定路线、不用陪同,随时出动进行暗访检查。

    据不完全统计,浙江省政协委员实地查看、明察暗访的乡镇已达1300多个、10800多个村、5900多家企业、8600多条河流,把视角延伸到了“党政部门一时关注不到的边边角角”。记者注意到,追流溯源的同时,政协监督的最大亮点就是发挥专业优势,寻求科学治水的良计妙方。

    嘉兴是养猪大市,生猪饲养量700多万头,养殖密度与水环境容量矛盾日益突出。倒逼传统农业转型升级路在何方?浙江省政协组织的监督组在屠甸镇、高桥镇,连续多日与养猪大户座谈,提出推进治水要与发展高效生态农业、休闲旅游业相结合,与发展基地产业、农民转移就业相结合,与发展新型农民集聚区、仓储物业物流经济相结合,实现停产不歇业、转业不减收。

    针对农村生活污水量大、面广,有机物浓度偏高、规模偏小的现状,如何让农村污水处理安全放心又简便易行?浙江舟山市政协组成专家服务团,开发“介质复合型人工湿地污水生态处理系统”,目前,这项专利技术已在分散、偏远的渔农村中使用,使用率达88%。

    此外,跨区域河流治理一直是治水工作的难点。省政协为此把助推跨市、跨县、跨乡河流联防联治作为民主监督的重点,联合杭州、宁波、绍兴、温州、丽水等市政协,对浙江段京杭运河、杭甬运河、瓯江、飞云江等跨区域河流开展联合调研,推动建立联动一体化、联防责任化、联治高效化、联商常态化的机制。目前,浙江各地跨区域的联控联防、重大问题应急响应、信息通报等制度相继建立。

    发展不欠环境债

    记者在调研中了解到,浙江政协组织的此次民主监督不仅要解决黑臭河问题,更要从理念上将“五水共治”的决策扎根到基层、企业。

    2014年11月26日,浙江省政协监督组来到了位于龙泉市安仁工业园区的浙江鸿业阀门制造公司。4个月前,监督组曾对这家企业进行过一次暗访,委员们钻进闷热的车间,顶着刺鼻的气味,发现企业工业废水处理设施欠缺,厂区污水处理网管不全,部分废水不达标直排进入了安仁溪。

    “变化很大,企业的整改效果显著。”监督组这次来到该企业,看到的已是另一番景象。整洁的车间内产品存放有序,一幅幅企业治水的作战图、任务表张贴醒目。4个月的时间里,企业先后投入近200万元,购置工业废水预处理设备、工业整体废水处理设备,并对厂区道路、污水处理网管、除尘设备进行了全面的完善,工业废水实现了达标排放。

    “企业发展不能欠下环境债。”政协委员说的这句话,让企业老板王森贵铭记在心。目前,该企业已成为园区工业治水的样板企业,感染并带动了整个园区的治水工作。园区已关停企业4家,另有近10家企业正在积极整改中,力保安仁溪水清澈。王森贵告诉记者,以前指导思想不对,只看重GDP,轻环境保护。现在,立志“不欠良心债”,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良性循环。

    在暗访、谏言治水的同时,记者注意到,浙江省各级政协委员根据自身所长,议行合一,主动投身到治水工程,有1371名委员出任“河长”,6817位委员担任了河道监督员。

    省政协委员、云和县文化馆馆长蓝友梅自编自演音乐快板表演深入基层巡演,宣传“五水共治”;省政协委员、浙江新和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胡柏藩,为“五水共治”捐款达1000万元;三级政协结对“五水共治”工程建设项目,解答治水中的技术难题,共组织专家团36个。省政协委员方敏、戴铭还从全省畜禽养殖特点出发建议进行制度设计,加快地方立法进度,增强畜禽养殖污染防治的刚性要求和可操作性。这一提议被省政协确定为重点提案,《浙江省畜禽养殖污染防治条例》立法工作已全面启动。

    经过一年的暗访监督,浙江各地“五水共治”工作日见成效。目前全省共淘汰落后产能企业3270家,淘汰整治各类低端落后企业(作坊)1.7万家,治水倒逼转型成效明显。

    新年伊始,浙江省政协决定,2015年,将继续围绕“五水共治”长效机制建设开展专项民主监督,为建设美丽浙江再添新彩。

上海边锋泵业制造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