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630-2228

新闻资讯 NEWS

黄金水道归入国家战略 长江经济带治污有望

发表时间:2015-03-07

      长江是货运量位居全球内河第一的黄金水道,2014年9月,国务院发布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指导意见。2015年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首次将“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和京津冀协同发展明确为“三个支撑带”。

      黄金水道归入国家战略 长江经济带岂可“污水难收”。3月4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召开前夕,由国家发改委召集的“长江经济带”特别会议在北京举行。江苏、重庆、四川、湖南等11个省市围绕发展长江经济带的国家战略,提出重要意见建议。在这一关键时间节点,“长江经济带”为何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背后无疑是巨大的发展机遇——东部沿海经济带是弓弦,长江经济带则是弓箭,共同支撑起中国最具纵深回旋的“弓箭战略”新格局。未来,长江绿色生态走廊将带动超过五分之一国土、约6亿人发展。

      交通运输部部长杨传堂日前表示,“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交通是解决与周边国家互联互通,长江经济带战略是解决交通先进性一体化,今年重要工作是解决规划问题、政策衔接问题和贯彻落实,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

      公开资料显示,围绕“三大支撑带”战略,地方表现非常踊跃积极。以四川为例,2014年,四川省政府印发《贯彻国务院关于依托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指导意见的实施意见》,明确27个长江川境段及支流重大项目和22个(类)长江上游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建设项目,估算投资分别达555亿元和7407亿元,总规模近8000亿元。

  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研究员刘治彦指出,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和区域协调发展”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建设取得重要进展。这些经济战略布局和增长极培育,抓住了发展的重点区域,是科学合理的,应该点赞。

  对此,某知名证券研究所首席策略分析师乔永远介绍说,地方政策的倾斜将使得长江经济带主题进一步升温,长江经济带正在迎来发展新格局,总体规划纲要在全国“两会”前后也就是3月份出台的可能性显著上升。长江经济带战略规划将成为连接上下游试点区域、缩小沿线各省市经济发展水平差异的重要抓手。长江经济带战略部署的推进将释放沿线区域经济增长的弹性,为相关产业和公司带来巨大的发展空间。

      “长江经济带不应只是一个经济概念,而更应该是一个绿色概念。”在农工党中央委员、四川省委副主委,四川省环境保护厅副厅长钟勤建代表看来,建设长江经济带的同时,也应加快建设长江绿色生态走廊。

      关于依托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明确提出,要建设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带,但目前来看,还缺乏一个国家层面的落实方案。钟勤建代表认为,加快建设长江绿色生态走廊,应统筹生态环境监管与治理。尽管长期从事环保工作,但为了写好这一建议,钟勤建代表还是专程把四川沿江的市(州)都走了一遍。“我们西南地区的云、贵、川、渝四省市,已经在省级联动、治理跨区域河流污染和保护生态等方面积累了不少经验,这些都为建设长江绿色生态走廊提供了经验。”钟勤建代表认为,建设长江流域生态环保合作协调机制是关键,应在国务院直接领导下设立高级别协调机构,指导、协调和解决跨部门、跨行政区域的重大生态环境问题。同时,建立沿江政府首长联席会议制度,重点依托交通、农业、林业等部门,尤其是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和环境保护部华东、华南、西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等机构,整合、优化、明晰相关职能职责,协同推进各项工作。

  在他看来,在建设协调机制的基础上,还要制定长江流域生态环境的统一规划,进行统一监管和治理,明确工作时间表和路线图,把生态走廊的目标、任务、责任落到实处。谈及如何落到实处,钟勤建代表一口气罗列了多项建议:“沿江省市可以共同设立长江水环境保护治理基金,加大对环境突出问题联合治理力度;建立跨界河流交接断面水质目标管理和考核制度,综合运用行政、经济、法律等多种手段,联合制定跨界河流综合整治和生态修复计划,建立联合执法、共同预警和应急处置机制;鼓励跨界地区打破行政区域限制,共同规划、共建共享污水处理设施和污泥处置设施,实现管网互联互通。”

  在他看来,西南地区处于长江上游,经济发展相对滞后,但生态保护任务却比下游发达地区更为繁重,因此,国家应加大对长江上游地区支持力度,实施有利于长江上游生态环境保护的财政转移支付政策,增加生态补偿科目和专项财政拨款,建立长江上游水资源保护和生态建设专项资金。同时,要发挥财政资金撬动作用,运用市场化机制优化社会资源配置,构建生态补偿网。钟勤建代表认为,要为生态屏障工程、高新技术产业、新能源产业提供税收优惠,调动生态项目投资主体的积极性。在制定“十三五”规划和年度投资计划时,重点支持节能环保、绿色低碳等重大项目在长江上游地区落地,增强这些地区的自主发展能力。

      而要先做好长江经济带生态文明建设和生态环境保护的子规划,以此为前提编制经济发展规划。长江经济带已经上升为重要的国家战略。生长在长江边的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地质大学教授李长安始终高度关注环保话题。他建议,要先做好长江经济带生态文明建设和生态环境保护的子规划,以此为前提编制经济发展规划。长江经济带建设中应划出生态环境的核心区、缓冲区和开发区。核心区就是红线,应当以法律的形式确定下来,绝对不能动,根据这个规划再来进行产业布局。李长安委员在一张纸上为勾画着,红笔圈起来的痕迹是那么明显,一如他迫切的心情。根据多年调研的心得,李长安委员为设想中的规划列出了几个重点。一是要保护长江水质,“目前长江水质整体良好,但部分城市江段和一些支流存在问题,要避免将可能污染水质的产业布局在江边”。其次是要高度重视高污染、高能耗产业的转移。李长安委员在调研中发现,目前已有沿海和东部淘汰产业向中西部转移的趋势“这太危险了。”他坐直了身子,两手比划着,“产业在东部污染的只是下游,如果转移到长江中上游的中西部后发生污染,影响的将是整个流域。”

  长江的生物多样性是李长安委员最关注的。“白鳍豚、江豚等濒危动物和大量生活在长江里的动植物生存环境并不理想,如果再不注意保护,很可能失去它们。”李长安委员建议,长江沿线的建筑物、水利工程一定要经过严格的环境评估才能上马,绝对不能“抢跑”。此外,李长安委员认为,长江的湿地保护也是规划中应该重视的。长江中下游是我国重要的湿地生态区,构成了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但是湿地在城市开发建设中很容易“受伤害”。在长江经济带这一整体概念下,辅以合适的机制,也许能形成湿地保护的合力。

  什么样的机制能够有效保护长江生态?李长安委员描述了一个全流域管理机制:将生态指标纳入长江经济带省市地区的考核范围,设立专门的生态管理机构,以编制的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保护规划为依据,对踩生态红线的省市地区实行一票否决制。李长安委员说,过去我们的经济建设已经付出了很多生态代价,决不能让我们的长江“污水难收”。

 

上海边锋泵业制造有限公司

边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 免费热线:400-630-2228 固德商城 中文 | English
黄金水道归入国家战略 长江经济带治污有望

发表时间:2015-03-07

      长江是货运量位居全球内河第一的黄金水道,2014年9月,国务院发布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指导意见。2015年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首次将“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和京津冀协同发展明确为“三个支撑带”。

      黄金水道归入国家战略 长江经济带岂可“污水难收”。3月4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召开前夕,由国家发改委召集的“长江经济带”特别会议在北京举行。江苏、重庆、四川、湖南等11个省市围绕发展长江经济带的国家战略,提出重要意见建议。在这一关键时间节点,“长江经济带”为何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背后无疑是巨大的发展机遇——东部沿海经济带是弓弦,长江经济带则是弓箭,共同支撑起中国最具纵深回旋的“弓箭战略”新格局。未来,长江绿色生态走廊将带动超过五分之一国土、约6亿人发展。

      交通运输部部长杨传堂日前表示,“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交通是解决与周边国家互联互通,长江经济带战略是解决交通先进性一体化,今年重要工作是解决规划问题、政策衔接问题和贯彻落实,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

      公开资料显示,围绕“三大支撑带”战略,地方表现非常踊跃积极。以四川为例,2014年,四川省政府印发《贯彻国务院关于依托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指导意见的实施意见》,明确27个长江川境段及支流重大项目和22个(类)长江上游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建设项目,估算投资分别达555亿元和7407亿元,总规模近8000亿元。

  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研究员刘治彦指出,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和区域协调发展”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建设取得重要进展。这些经济战略布局和增长极培育,抓住了发展的重点区域,是科学合理的,应该点赞。

  对此,某知名证券研究所首席策略分析师乔永远介绍说,地方政策的倾斜将使得长江经济带主题进一步升温,长江经济带正在迎来发展新格局,总体规划纲要在全国“两会”前后也就是3月份出台的可能性显著上升。长江经济带战略规划将成为连接上下游试点区域、缩小沿线各省市经济发展水平差异的重要抓手。长江经济带战略部署的推进将释放沿线区域经济增长的弹性,为相关产业和公司带来巨大的发展空间。

      “长江经济带不应只是一个经济概念,而更应该是一个绿色概念。”在农工党中央委员、四川省委副主委,四川省环境保护厅副厅长钟勤建代表看来,建设长江经济带的同时,也应加快建设长江绿色生态走廊。

      关于依托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明确提出,要建设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带,但目前来看,还缺乏一个国家层面的落实方案。钟勤建代表认为,加快建设长江绿色生态走廊,应统筹生态环境监管与治理。尽管长期从事环保工作,但为了写好这一建议,钟勤建代表还是专程把四川沿江的市(州)都走了一遍。“我们西南地区的云、贵、川、渝四省市,已经在省级联动、治理跨区域河流污染和保护生态等方面积累了不少经验,这些都为建设长江绿色生态走廊提供了经验。”钟勤建代表认为,建设长江流域生态环保合作协调机制是关键,应在国务院直接领导下设立高级别协调机构,指导、协调和解决跨部门、跨行政区域的重大生态环境问题。同时,建立沿江政府首长联席会议制度,重点依托交通、农业、林业等部门,尤其是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和环境保护部华东、华南、西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等机构,整合、优化、明晰相关职能职责,协同推进各项工作。

  在他看来,在建设协调机制的基础上,还要制定长江流域生态环境的统一规划,进行统一监管和治理,明确工作时间表和路线图,把生态走廊的目标、任务、责任落到实处。谈及如何落到实处,钟勤建代表一口气罗列了多项建议:“沿江省市可以共同设立长江水环境保护治理基金,加大对环境突出问题联合治理力度;建立跨界河流交接断面水质目标管理和考核制度,综合运用行政、经济、法律等多种手段,联合制定跨界河流综合整治和生态修复计划,建立联合执法、共同预警和应急处置机制;鼓励跨界地区打破行政区域限制,共同规划、共建共享污水处理设施和污泥处置设施,实现管网互联互通。”

  在他看来,西南地区处于长江上游,经济发展相对滞后,但生态保护任务却比下游发达地区更为繁重,因此,国家应加大对长江上游地区支持力度,实施有利于长江上游生态环境保护的财政转移支付政策,增加生态补偿科目和专项财政拨款,建立长江上游水资源保护和生态建设专项资金。同时,要发挥财政资金撬动作用,运用市场化机制优化社会资源配置,构建生态补偿网。钟勤建代表认为,要为生态屏障工程、高新技术产业、新能源产业提供税收优惠,调动生态项目投资主体的积极性。在制定“十三五”规划和年度投资计划时,重点支持节能环保、绿色低碳等重大项目在长江上游地区落地,增强这些地区的自主发展能力。

      而要先做好长江经济带生态文明建设和生态环境保护的子规划,以此为前提编制经济发展规划。长江经济带已经上升为重要的国家战略。生长在长江边的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地质大学教授李长安始终高度关注环保话题。他建议,要先做好长江经济带生态文明建设和生态环境保护的子规划,以此为前提编制经济发展规划。长江经济带建设中应划出生态环境的核心区、缓冲区和开发区。核心区就是红线,应当以法律的形式确定下来,绝对不能动,根据这个规划再来进行产业布局。李长安委员在一张纸上为勾画着,红笔圈起来的痕迹是那么明显,一如他迫切的心情。根据多年调研的心得,李长安委员为设想中的规划列出了几个重点。一是要保护长江水质,“目前长江水质整体良好,但部分城市江段和一些支流存在问题,要避免将可能污染水质的产业布局在江边”。其次是要高度重视高污染、高能耗产业的转移。李长安委员在调研中发现,目前已有沿海和东部淘汰产业向中西部转移的趋势“这太危险了。”他坐直了身子,两手比划着,“产业在东部污染的只是下游,如果转移到长江中上游的中西部后发生污染,影响的将是整个流域。”

  长江的生物多样性是李长安委员最关注的。“白鳍豚、江豚等濒危动物和大量生活在长江里的动植物生存环境并不理想,如果再不注意保护,很可能失去它们。”李长安委员建议,长江沿线的建筑物、水利工程一定要经过严格的环境评估才能上马,绝对不能“抢跑”。此外,李长安委员认为,长江的湿地保护也是规划中应该重视的。长江中下游是我国重要的湿地生态区,构成了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但是湿地在城市开发建设中很容易“受伤害”。在长江经济带这一整体概念下,辅以合适的机制,也许能形成湿地保护的合力。

  什么样的机制能够有效保护长江生态?李长安委员描述了一个全流域管理机制:将生态指标纳入长江经济带省市地区的考核范围,设立专门的生态管理机构,以编制的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保护规划为依据,对踩生态红线的省市地区实行一票否决制。李长安委员说,过去我们的经济建设已经付出了很多生态代价,决不能让我们的长江“污水难收”。

 

上海边锋泵业制造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