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630-2228

新闻资讯 NEWS

煤化工大省面临水指标难题 地方政府东拆西借

发表时间:2015-05-11

    编者按/ 水是生命之源。4月中旬,被称为“水十条”的《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正式发布,其中多项条款涉及煤化工,亦提出要强化源头控制,水陆统筹、河海兼顾。基于此,《中国经营报》选择了依水而生的煤化工产业展开扫描,同时也选择了水资源利用不足、面临发展瓶颈的陕西西安作为范例,就其如何应对水危机进行个案观察。

  “水十条”提出了新的全国水总量控制指标要求——到2020年,全国用水总量控制在6700亿立方米以内。

  对于目前陕、蒙、宁、晋等省沿黄河两岸大量兴起的能源化工基地而言,这绝对是个坏消息。同时,对寄望于煤化工项目“提经济,稳增长”的地方政府而言,也是一道考题。

  就在3月30日,环保部宣布重启绿色GDP(绿色国民经济核算)研究,此举意味着曾一度遭地方和兄弟部委抵制而搁置的污染物环境成本核算等工作将重启。

  事实上,由于经济下行压力增大,与环境之间的“紧张”关系也日益凸显,煤化工正在不可避免地进入环保高压区。

  加速“上项目”

  加速上马煤化工,正成为陕、蒙宁、晋等煤炭大省的“投资王牌”。

  4月16日,宁夏对外发布《2015年固定资产投资计划》,抛出总投资约为5350亿元的涉煤项目,其中将重点续建、预备和前期推进神华宁夏煤业集团400万吨/年煤炭间接液化和年产85万吨聚乙烯丙烯等超过15个大型煤化工项目。

  不久前的3月24日,内蒙古召开重点项目推进大会,宣布2015年要力争新开工220万吨/年煤制烯烃、280亿立方米/年煤制气、416万吨/年煤制油。

  随后的3月30日,山西省经信委称,2015年该省将在煤化工产业投资530亿元,重点推进阳煤集团太化新材料、蓝天燃气煤高效洁净转化等48个现代煤化工重点项目。

  资源大省缘何热衷煤化工?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吴刚分析说:“在经济下行压力前,陕、蒙、宁、晋、新等省份压力巨大,各地都试图通过投资煤化工这类资金体量巨大的项目,拉动经济。”

  新疆统计局局长王忠山则在4月21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对于新疆以能源、资源性经济的影响较为明显,煤化工等发展新动力正进入孕育期。

  山西亦在年初编制了《2015年工业转型升级实施意见》,其中面向煤基清洁能源和煤基高端石化产业两大方向,打造朔州、大同、忻州三大高端煤化工产业集群。

  资料显示,除宁夏的增速高于去年同期外,其他煤炭资源省份今年第一季度GDP增速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

  更为残酷的现实是:“我国有煤的地方缺水,有水的地方又缺煤。西部包括新疆煤炭资源占全国的90.1%,特别是黄河中上游的晋、陕、蒙、宁四省煤炭资源占有量为全国的67%,但水资源仅占全国的3.85%。且约40%还属于半干旱区域。”环境保护部环境工程评估中心石化轻纺评估部主任周学双指出。

  “水资源将是煤化工发展最大的制约因素。”石油和化学工业规划院院长助理、能源化工处处长李志坚亦表示:“煤化工产业增量主要分布在鄂尔多斯(11.42, 0.00, 0.00%)盆地地区、蒙东地区、新疆准东地区、新疆伊犁地区。鄂尔多斯盆地地区现有项目全部实施需要新增4.5亿吨/年用水量,由于该区域用水主要来自黄河,在用水已经较缺乏的形势下再新增4.5亿吨/年用水量,水资源非常紧张;新疆准东地区通过建设引水工程,目前300亿立方米/年煤制天然气项目用水基本可以保障,但未来再建设大型煤化工项目的潜力也较小。”

  水“瓶颈”卡脖

  水的难题已经非常紧迫。以煤化工项目繁多的内蒙古为例,该省区目前有超过10个以上的煤化工项目均卡壳于水资源及环境容量不足。

  4月13日当地政府发布消息称,位于鄂前旗上海庙经济开发区内,40亿立方米/年的华星新能源煤制天然气项目已经完成投资78.12亿元,已具备开工建设的条件。

  然而,记者询问环保部门获知,截至目前,华星煤制气项目涉及水指标的水资源论证报告批复、涉及环境指标的环评报告、涉及以上项目批复文件的节能报告,均未批复。

  据了解,该项目仅一期总投资就高达251亿元。按照计划,该项目将由上海庙引黄工程提供水源。事实上,华星煤制天然气项目早于2014年2月便获得发改委“路条”; 2014年3月3日,上海庙经济开发区召开华星40亿标立方/年煤制天然气项目协调会,就项目所涉及的水资源和大气排放指标问题进行协调。

  无独有偶,位于鄂尔多斯图克工业园内的中天合创鄂尔多斯煤炭深加工示范项目,也遭遇了环境指标难题。

  据调查,目前该项目遭遇“卡壳”的主要问题是:内蒙古环保厅拟将氮氧化物指标在自治区“十三五”削减的指标中解决,已向国家环保部提交专题报告,但没有得到环保部认可;项目一期和二期水资源论证报告书已上报自治区水利厅,需自治区水利厅报送黄河水利委员会审批。

  不仅如此,由中电投和道达尔合资建设,位于准格尔旗的80万吨煤制烯烃项目亦因用水指标不足等环境容量问题“卡壳”。

  “鄂尔多斯是内蒙古煤化工产业规模最大的城市,但水资源匮乏,黄河是仅有的一条过境水源,国家分配的初始水权指标只有7亿立方米,工业与农业都在竞相争水。”鄂尔多斯水利人士表示,“这对重大项目的推进造成很大的困难。”

  “水资源的确紧张,企业也头疼。受神华煤制油抽取地下水事件影响,自治区目前对地下水的使用比较谨慎,许多项目用水都要置换成地表水。”鄂尔多斯一位煤炭上市企业高管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今年3月底,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在内蒙古调研并提出六点建议,其中针对煤化工指出,没有拿到路条的项目,要充分考虑水支撑问题。

  “腾挪水指标

  “包头磴口至图克工业园输水工程计划投资17亿元,由于政府资金缺乏,目前中煤决定垫资建设。”一位鄂尔多斯水利局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这条取水管线的水指标实际是鄂尔多斯市用煤炭资源和邻近的巴彦淖尔置换的。”

  “鄂前旗通过统筹,引入了宁夏长城水务公司实施的黄河引水项目,突破了上海庙能源化工基地的用水瓶颈制约。”上海庙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资料显示,2010年5月初该引黄工程全面开工建设,2011年1月建成蓄水。工程从黄河宁夏金水源泵站取水,每天可以向上海庙地区供水15万吨。

该人员介绍:“正在加速建设的森泰天然气、神华2×100万千瓦燃煤发电等项目都面临水资源掣肘。”而地方政府唯一能做的,就是东拆西借,四处腾挪。

  陕西也有着和内蒙古一样的举动。为保证陕北能源化工基地的发展,近年来,陕西持续推进各类引水节水计划。

  目前,延安黄河引水工程已经开始全面开工建设,该工程计划总取水量8977万立方米,而规模更大的榆林黄河大泉引水工程计划到2030年引水量达9.28亿立方米。

  事实上,陕北黄河引水工程的重要保障,来自陕南——已经在建设中引汉济渭工程。据介绍,陕西计划每年从汉江调取大约15亿立方米补充到渭河,进而为黄河补充水量,从而为陕北地区置换黄河用水指标。

  不过,令人关注的是,“水十条”提出了新的全国水总量控制指标要求,到2020年,全国用水总量控制在6700亿立方米以内。这就意味着,过去已经有的一些“分水方案”,将会面临新的调整。

    上海边锋泵业制造有限公司

 

边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 免费热线:400-630-2228 固德商城 中文 | English
煤化工大省面临水指标难题 地方政府东拆西借

发表时间:2015-05-11

    编者按/ 水是生命之源。4月中旬,被称为“水十条”的《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正式发布,其中多项条款涉及煤化工,亦提出要强化源头控制,水陆统筹、河海兼顾。基于此,《中国经营报》选择了依水而生的煤化工产业展开扫描,同时也选择了水资源利用不足、面临发展瓶颈的陕西西安作为范例,就其如何应对水危机进行个案观察。

  “水十条”提出了新的全国水总量控制指标要求——到2020年,全国用水总量控制在6700亿立方米以内。

  对于目前陕、蒙、宁、晋等省沿黄河两岸大量兴起的能源化工基地而言,这绝对是个坏消息。同时,对寄望于煤化工项目“提经济,稳增长”的地方政府而言,也是一道考题。

  就在3月30日,环保部宣布重启绿色GDP(绿色国民经济核算)研究,此举意味着曾一度遭地方和兄弟部委抵制而搁置的污染物环境成本核算等工作将重启。

  事实上,由于经济下行压力增大,与环境之间的“紧张”关系也日益凸显,煤化工正在不可避免地进入环保高压区。

  加速“上项目”

  加速上马煤化工,正成为陕、蒙宁、晋等煤炭大省的“投资王牌”。

  4月16日,宁夏对外发布《2015年固定资产投资计划》,抛出总投资约为5350亿元的涉煤项目,其中将重点续建、预备和前期推进神华宁夏煤业集团400万吨/年煤炭间接液化和年产85万吨聚乙烯丙烯等超过15个大型煤化工项目。

  不久前的3月24日,内蒙古召开重点项目推进大会,宣布2015年要力争新开工220万吨/年煤制烯烃、280亿立方米/年煤制气、416万吨/年煤制油。

  随后的3月30日,山西省经信委称,2015年该省将在煤化工产业投资530亿元,重点推进阳煤集团太化新材料、蓝天燃气煤高效洁净转化等48个现代煤化工重点项目。

  资源大省缘何热衷煤化工?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吴刚分析说:“在经济下行压力前,陕、蒙、宁、晋、新等省份压力巨大,各地都试图通过投资煤化工这类资金体量巨大的项目,拉动经济。”

  新疆统计局局长王忠山则在4月21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对于新疆以能源、资源性经济的影响较为明显,煤化工等发展新动力正进入孕育期。

  山西亦在年初编制了《2015年工业转型升级实施意见》,其中面向煤基清洁能源和煤基高端石化产业两大方向,打造朔州、大同、忻州三大高端煤化工产业集群。

  资料显示,除宁夏的增速高于去年同期外,其他煤炭资源省份今年第一季度GDP增速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

  更为残酷的现实是:“我国有煤的地方缺水,有水的地方又缺煤。西部包括新疆煤炭资源占全国的90.1%,特别是黄河中上游的晋、陕、蒙、宁四省煤炭资源占有量为全国的67%,但水资源仅占全国的3.85%。且约40%还属于半干旱区域。”环境保护部环境工程评估中心石化轻纺评估部主任周学双指出。

  “水资源将是煤化工发展最大的制约因素。”石油和化学工业规划院院长助理、能源化工处处长李志坚亦表示:“煤化工产业增量主要分布在鄂尔多斯(11.42, 0.00, 0.00%)盆地地区、蒙东地区、新疆准东地区、新疆伊犁地区。鄂尔多斯盆地地区现有项目全部实施需要新增4.5亿吨/年用水量,由于该区域用水主要来自黄河,在用水已经较缺乏的形势下再新增4.5亿吨/年用水量,水资源非常紧张;新疆准东地区通过建设引水工程,目前300亿立方米/年煤制天然气项目用水基本可以保障,但未来再建设大型煤化工项目的潜力也较小。”

  水“瓶颈”卡脖

  水的难题已经非常紧迫。以煤化工项目繁多的内蒙古为例,该省区目前有超过10个以上的煤化工项目均卡壳于水资源及环境容量不足。

  4月13日当地政府发布消息称,位于鄂前旗上海庙经济开发区内,40亿立方米/年的华星新能源煤制天然气项目已经完成投资78.12亿元,已具备开工建设的条件。

  然而,记者询问环保部门获知,截至目前,华星煤制气项目涉及水指标的水资源论证报告批复、涉及环境指标的环评报告、涉及以上项目批复文件的节能报告,均未批复。

  据了解,该项目仅一期总投资就高达251亿元。按照计划,该项目将由上海庙引黄工程提供水源。事实上,华星煤制天然气项目早于2014年2月便获得发改委“路条”; 2014年3月3日,上海庙经济开发区召开华星40亿标立方/年煤制天然气项目协调会,就项目所涉及的水资源和大气排放指标问题进行协调。

  无独有偶,位于鄂尔多斯图克工业园内的中天合创鄂尔多斯煤炭深加工示范项目,也遭遇了环境指标难题。

  据调查,目前该项目遭遇“卡壳”的主要问题是:内蒙古环保厅拟将氮氧化物指标在自治区“十三五”削减的指标中解决,已向国家环保部提交专题报告,但没有得到环保部认可;项目一期和二期水资源论证报告书已上报自治区水利厅,需自治区水利厅报送黄河水利委员会审批。

  不仅如此,由中电投和道达尔合资建设,位于准格尔旗的80万吨煤制烯烃项目亦因用水指标不足等环境容量问题“卡壳”。

  “鄂尔多斯是内蒙古煤化工产业规模最大的城市,但水资源匮乏,黄河是仅有的一条过境水源,国家分配的初始水权指标只有7亿立方米,工业与农业都在竞相争水。”鄂尔多斯水利人士表示,“这对重大项目的推进造成很大的困难。”

  “水资源的确紧张,企业也头疼。受神华煤制油抽取地下水事件影响,自治区目前对地下水的使用比较谨慎,许多项目用水都要置换成地表水。”鄂尔多斯一位煤炭上市企业高管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今年3月底,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在内蒙古调研并提出六点建议,其中针对煤化工指出,没有拿到路条的项目,要充分考虑水支撑问题。

  “腾挪水指标

  “包头磴口至图克工业园输水工程计划投资17亿元,由于政府资金缺乏,目前中煤决定垫资建设。”一位鄂尔多斯水利局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这条取水管线的水指标实际是鄂尔多斯市用煤炭资源和邻近的巴彦淖尔置换的。”

  “鄂前旗通过统筹,引入了宁夏长城水务公司实施的黄河引水项目,突破了上海庙能源化工基地的用水瓶颈制约。”上海庙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资料显示,2010年5月初该引黄工程全面开工建设,2011年1月建成蓄水。工程从黄河宁夏金水源泵站取水,每天可以向上海庙地区供水15万吨。

该人员介绍:“正在加速建设的森泰天然气、神华2×100万千瓦燃煤发电等项目都面临水资源掣肘。”而地方政府唯一能做的,就是东拆西借,四处腾挪。

  陕西也有着和内蒙古一样的举动。为保证陕北能源化工基地的发展,近年来,陕西持续推进各类引水节水计划。

  目前,延安黄河引水工程已经开始全面开工建设,该工程计划总取水量8977万立方米,而规模更大的榆林黄河大泉引水工程计划到2030年引水量达9.28亿立方米。

  事实上,陕北黄河引水工程的重要保障,来自陕南——已经在建设中引汉济渭工程。据介绍,陕西计划每年从汉江调取大约15亿立方米补充到渭河,进而为黄河补充水量,从而为陕北地区置换黄河用水指标。

  不过,令人关注的是,“水十条”提出了新的全国水总量控制指标要求,到2020年,全国用水总量控制在6700亿立方米以内。这就意味着,过去已经有的一些“分水方案”,将会面临新的调整。

    上海边锋泵业制造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