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630-2228

新闻资讯 NEWS

如何抗衡“工业4.0”? 日本制造危机论

发表时间:2015-06-26

面对德国的“工业4.0”(Industry 4.0)和美国的“工业互联网”(Industrial Internet),日本的制造业应该怎样迎击?

2015年6月9日,日本经济产业省公布了《2015年版制造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令人印象最为深刻的,是白皮书对全球不断加速的制造业巨变,对“日本可能落后”显示出了强烈危机感。

 

随着传感器技术和计算性能的进步,借助大量设备的网络化提高运用效率和价值的“IoT(Internet of Things,物联网)”和大数据分析,制造领域也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白皮书对此敲响了警钟:倘若错过德国和美国引领的“制造业务模式”的变革,“日本的制造业难保不会丧失竞争力”。

白皮书用大幅篇幅,介绍了以德国和美国为中心兴起的、以IoT为轴心的制造业变化,以及日本的应对措施。

德国在进入2011年之后提出了工业4.0的口号,举国动员,通过使工厂生产设备实现网络化等措施,推进使生产系统向高层次发展的“智能工厂”。美国通用电气也使飞机发动机和工业设备网络化,通过活用软件分析技术,提高设备的运用效率并改善产品。白皮书还提到《日经商务周刊》2014年12月22日刊的特辑《改变制造的未来 GE的破坏力》,详细分析了相关动态。(相关报道1、报道2、报道3)

与德美的动态相比,日本虽然在工厂的省人力化、节能化等改善生产效率方面有些长处,但很多企业都对进一步发展数字化持消极态度。尤其重要的课题,当属IoT的关键——软件技术和IT人才的培养。白皮书称,“相对于(在德国和美国加快的)制造业变革,现在还没有(日本)企业表现出重视软件的姿态”。

白皮书提到,到工业4.0式生产系统确立之时,“如果思路还停留在目前日式生产系统的延长线上,日本制造业可能会远远落在后面”。比如说,当汽车等行业的众多厂商在工厂内实现压倒性的高效率,连同供应链实现整体优化后,德国厂商的价格竞争力将相对上升。与此同时,为工厂制造生产机械的日本厂商的竞争力则可能会下降。而且,随着向工业设备采集多样化数据,活用数据提供的服务越来越多,这些服务还可能成为国际性的事实标准。

面对这些变化,日本应该如何应对呢?现在的一个问题,是企业之间的合作不充分。比如说,工厂使用的制造设备的通信标准繁多,许多标准并存,没有得到统一。虽然有对每种装置各不相同的通信标准分别进行转换、使彼此实现通信的技术,但发展标准化面临着诸多障碍。

参与起草白皮书的日本经济产业省制造产业局制造政策审议室长西垣淳子指出:“跨越企业和行业的壁垒,强化‘横向合作’,在IoT时代,这对于日本制造业提高竞争力,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要想提高日本制造业的竞争力,还必须使制造现场进一步加快利用软件的速度。这需要在制造现场,扩大对统一管理产品生命周期数据串的软件工具(PLM工具)等的活用,并且强化软件技术人员的培养。

普遍观点认为,强力推进工业4.0的德国的长处,在于产官学的密切合作。日本政府也在2015年1月29日确立的“旨在促进成长战略进化的今后的讨论方针”中,提出了“利用大数据、人工智能和IoT等改革产业结构”。在IoT引领制造业务模式发生巨变、跨越企业和产业框架的标准化动态加速发展的情况下,日本或许也需要具备德国那样的产官学合作能力。
    上海边锋泵业制造有限公司

边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 免费热线:400-630-2228 固德商城 中文 | English
如何抗衡“工业4.0”? 日本制造危机论

发表时间:2015-06-26

面对德国的“工业4.0”(Industry 4.0)和美国的“工业互联网”(Industrial Internet),日本的制造业应该怎样迎击?

2015年6月9日,日本经济产业省公布了《2015年版制造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令人印象最为深刻的,是白皮书对全球不断加速的制造业巨变,对“日本可能落后”显示出了强烈危机感。

 

随着传感器技术和计算性能的进步,借助大量设备的网络化提高运用效率和价值的“IoT(Internet of Things,物联网)”和大数据分析,制造领域也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白皮书对此敲响了警钟:倘若错过德国和美国引领的“制造业务模式”的变革,“日本的制造业难保不会丧失竞争力”。

白皮书用大幅篇幅,介绍了以德国和美国为中心兴起的、以IoT为轴心的制造业变化,以及日本的应对措施。

德国在进入2011年之后提出了工业4.0的口号,举国动员,通过使工厂生产设备实现网络化等措施,推进使生产系统向高层次发展的“智能工厂”。美国通用电气也使飞机发动机和工业设备网络化,通过活用软件分析技术,提高设备的运用效率并改善产品。白皮书还提到《日经商务周刊》2014年12月22日刊的特辑《改变制造的未来 GE的破坏力》,详细分析了相关动态。(相关报道1、报道2、报道3)

与德美的动态相比,日本虽然在工厂的省人力化、节能化等改善生产效率方面有些长处,但很多企业都对进一步发展数字化持消极态度。尤其重要的课题,当属IoT的关键——软件技术和IT人才的培养。白皮书称,“相对于(在德国和美国加快的)制造业变革,现在还没有(日本)企业表现出重视软件的姿态”。

白皮书提到,到工业4.0式生产系统确立之时,“如果思路还停留在目前日式生产系统的延长线上,日本制造业可能会远远落在后面”。比如说,当汽车等行业的众多厂商在工厂内实现压倒性的高效率,连同供应链实现整体优化后,德国厂商的价格竞争力将相对上升。与此同时,为工厂制造生产机械的日本厂商的竞争力则可能会下降。而且,随着向工业设备采集多样化数据,活用数据提供的服务越来越多,这些服务还可能成为国际性的事实标准。

面对这些变化,日本应该如何应对呢?现在的一个问题,是企业之间的合作不充分。比如说,工厂使用的制造设备的通信标准繁多,许多标准并存,没有得到统一。虽然有对每种装置各不相同的通信标准分别进行转换、使彼此实现通信的技术,但发展标准化面临着诸多障碍。

参与起草白皮书的日本经济产业省制造产业局制造政策审议室长西垣淳子指出:“跨越企业和行业的壁垒,强化‘横向合作’,在IoT时代,这对于日本制造业提高竞争力,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要想提高日本制造业的竞争力,还必须使制造现场进一步加快利用软件的速度。这需要在制造现场,扩大对统一管理产品生命周期数据串的软件工具(PLM工具)等的活用,并且强化软件技术人员的培养。

普遍观点认为,强力推进工业4.0的德国的长处,在于产官学的密切合作。日本政府也在2015年1月29日确立的“旨在促进成长战略进化的今后的讨论方针”中,提出了“利用大数据、人工智能和IoT等改革产业结构”。在IoT引领制造业务模式发生巨变、跨越企业和产业框架的标准化动态加速发展的情况下,日本或许也需要具备德国那样的产官学合作能力。
    上海边锋泵业制造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