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630-2228

新闻资讯 NEWS

首份全国耕地体检报告出炉 土壤修复向重金属倾斜

发表时间:2015-07-03

 日前,中国地质调查局发布了《中国耕地地球化学调查报告》(下称《报告》),据了解,这是我国首次对全国范围内的耕地进行的“体检”。
  
  《报告》显示,在已完成调查的区域范围内,无污染耕地12.7亿亩,占全部调查耕地面积的92%,主要分布在苏浙沪区、东北区、京津冀鲁区、西北区、晋豫区和青藏区等地。
  
  同时,《报告》还对耕地污染问题进行了数据公开和原因分析。调查结果表明,重金属中—重度污染或超标的点位比例占2.5%,覆盖面积3488万亩,轻微—轻度污染或超标的点位比例占5.7%,覆盖面积7899万亩。未来重金属污染防治将成耕地保护重点。
  
  重金属污染成因多样
  
  相关专家曾公开表示,我国污染或超标耕地主要分布在南方的湘鄂皖赣区、闽粤琼区和西南区,并呈现出三大特点,第一是集中连片分布,主要指重金属的污染主要集中在我国南方,大约有73%的污染或超标区域分布在这些地方。第二是重金属的复合污染态势非常突出,即指在一个地区,土壤中的重金属的污染种类超过一个以上。第三是我国重金属污染的成因非常复杂,土壤重金属的来源多种多样。
  
  “耕地污染的成因大致可分为自然因素和人为因素两个大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吴平说,自然原因主要指一些地区土壤中重金属本底值较高。据了解,我国西南和中南地区是有色金属矿产资源十分丰富的地区,镉等重金属元素的基础含量高。
  
  除了土地本身的重金属含量较高外,人为因素也在其中起到重要作用。
  
  据吴平介绍,因工业“三废”排放,农用化学品使用,污染物通过大气、水体进入土壤,重金属和难降解有机污染物在土壤中长期累积,致使局部地区土壤污染负荷不断加大。
  
  在吴平看来,矿石冶炼、燃煤等工业“三废”排放活动是土壤污染的主要原因。工业固体废物和城市垃圾向土壤直接倾倒,经过日晒、雨淋、水洗的过程,污染向周围土壤扩散,造成周围土壤甚至地下水的严重污染。同时,我国过度施用农药、化肥,以及污水灌溉也在造成土壤污染。
  
  针对我国耕地污染的特点和复杂成因,《报告》建议,应加强推进重金属污染防治工作。一是充分研究不同地区土壤不达标的原因,实行分区、分类、分级管理;二是根据土壤来源与成因的不同,要有针对性地实行源头控制,选择不同情况下的修复路径;三是要加大加快调查精度,对已产生污染的土壤,要精确圈定污染的确切范围,使得污染修复工作有的放矢。
  
  土壤治理难点频现
  
  其实,包括耕地在内的土壤治理问题一直是我国特别关注的焦点,随着“大气十条”、“水十条”的相继出台,同为我国向污染宣战三大行动之一的“土十条”即《土壤环境保护和污染治理行动计划》也即将面世。
  
  此前有媒体报道指出,“土十条”已由环保部提交至国务院审核。包括划定重金属严重污染的区域、投入治理资金的数量、治理的具体措施等多项内容,预计在今年下半年便会下发。
  
  “土壤污染的治理并非一个独立的个体,其与大气、水污染治理有很强的关联性。但同时也有其独特性。”吴平表示。
  
  有观点认为,与水体和大气污染相比,土壤污染具有隐蔽性、滞后性和难可逆性。由于重金属难以降解,导致重金属对土壤的污染基本上是一个不可完全逆转的过程。土壤污染一旦发生,仅仅依靠切断污染源的方法很难恢复。总体来说,治理土壤污染的成本高、周期长、难度大。
  
  在吴平看来,当前我国土壤污染防治的难点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是法律法规缺失,目前,我国没有专门的土壤环境保护的法律法规,同水污染和大气污染相比,土壤污染防治法律制度建设明显滞后。关于土壤保护仅有一些零星规定,而且条款分散在不同法律中,细则缺乏、难操作。
  
  其次,监测水平滞后、调查精度不高,部分地区缺乏监测的仪器和人员配置,基本农田和集中式饮用水源地等重点区域存在监测站点布置过少、监测项目少、监测数据流通信息不畅、专业技术人员和资金投入不足等多方面问题。
  
  第三是标准体系不健全,从实际情况看,不同用途土壤的健康风险和生态风险的控制要求均不同,相应的修复标准和治理措施也大相径庭。目前我国土壤环境质量标准中,仅有笼统的土壤概念,现行的土壤污染分类、治理标准体系均不完善,尤其是缺乏污染修复以及环境风险评估等技术规范和管理制度,致使土壤环境保护工作缺乏依据和指导。
  
  同时,修复技术也尚不成熟,现有的污染修复技术大多还处于实验阶段,有些只适用于实验室的小规模实验,与工程的实际推广尚有一定的差距。
  
  此外,防治资金短缺也是土壤污染防治中的一大难点。“土壤污染防治资金需求量很大。尤其对于无主的污染场地,由于其大多数位置偏远,开发利用价值不大,地方政府配套资金积极性不高,中央资金的杠杆作用难以有效发挥。土壤治理修复的商业模式尚未形成,社会资金难以进入。加上一些企业由于年代久远,企业改制、产权关系、债权债务、工农关系等历史问题十分复杂,搬迁及治理费用高,就业安置补偿难度很大。”吴平说。
  
  对此,吴平建议,治理土壤污染,需彻底转变发展理念,加强源头控制;健全法律法规,完善标准体系,尽快出台《土壤污染防治法》及其配套法规?熏健全不同土地利用方式的标准和各种土壤环境质量的指标;实施分类防治,开展土壤修复;加强基础性研究,建立土壤污染防治科技支撑体系,将土壤污染防治成立专项进行攻关;必须健全生态补偿机制,完善配套政策,加快探索土壤污染修复市场化发展之路。
    上海边锋泵业制造有限公司
边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 免费热线:400-630-2228 固德商城 中文 | English
首份全国耕地体检报告出炉 土壤修复向重金属倾斜

发表时间:2015-07-03

 日前,中国地质调查局发布了《中国耕地地球化学调查报告》(下称《报告》),据了解,这是我国首次对全国范围内的耕地进行的“体检”。
  
  《报告》显示,在已完成调查的区域范围内,无污染耕地12.7亿亩,占全部调查耕地面积的92%,主要分布在苏浙沪区、东北区、京津冀鲁区、西北区、晋豫区和青藏区等地。
  
  同时,《报告》还对耕地污染问题进行了数据公开和原因分析。调查结果表明,重金属中—重度污染或超标的点位比例占2.5%,覆盖面积3488万亩,轻微—轻度污染或超标的点位比例占5.7%,覆盖面积7899万亩。未来重金属污染防治将成耕地保护重点。
  
  重金属污染成因多样
  
  相关专家曾公开表示,我国污染或超标耕地主要分布在南方的湘鄂皖赣区、闽粤琼区和西南区,并呈现出三大特点,第一是集中连片分布,主要指重金属的污染主要集中在我国南方,大约有73%的污染或超标区域分布在这些地方。第二是重金属的复合污染态势非常突出,即指在一个地区,土壤中的重金属的污染种类超过一个以上。第三是我国重金属污染的成因非常复杂,土壤重金属的来源多种多样。
  
  “耕地污染的成因大致可分为自然因素和人为因素两个大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吴平说,自然原因主要指一些地区土壤中重金属本底值较高。据了解,我国西南和中南地区是有色金属矿产资源十分丰富的地区,镉等重金属元素的基础含量高。
  
  除了土地本身的重金属含量较高外,人为因素也在其中起到重要作用。
  
  据吴平介绍,因工业“三废”排放,农用化学品使用,污染物通过大气、水体进入土壤,重金属和难降解有机污染物在土壤中长期累积,致使局部地区土壤污染负荷不断加大。
  
  在吴平看来,矿石冶炼、燃煤等工业“三废”排放活动是土壤污染的主要原因。工业固体废物和城市垃圾向土壤直接倾倒,经过日晒、雨淋、水洗的过程,污染向周围土壤扩散,造成周围土壤甚至地下水的严重污染。同时,我国过度施用农药、化肥,以及污水灌溉也在造成土壤污染。
  
  针对我国耕地污染的特点和复杂成因,《报告》建议,应加强推进重金属污染防治工作。一是充分研究不同地区土壤不达标的原因,实行分区、分类、分级管理;二是根据土壤来源与成因的不同,要有针对性地实行源头控制,选择不同情况下的修复路径;三是要加大加快调查精度,对已产生污染的土壤,要精确圈定污染的确切范围,使得污染修复工作有的放矢。
  
  土壤治理难点频现
  
  其实,包括耕地在内的土壤治理问题一直是我国特别关注的焦点,随着“大气十条”、“水十条”的相继出台,同为我国向污染宣战三大行动之一的“土十条”即《土壤环境保护和污染治理行动计划》也即将面世。
  
  此前有媒体报道指出,“土十条”已由环保部提交至国务院审核。包括划定重金属严重污染的区域、投入治理资金的数量、治理的具体措施等多项内容,预计在今年下半年便会下发。
  
  “土壤污染的治理并非一个独立的个体,其与大气、水污染治理有很强的关联性。但同时也有其独特性。”吴平表示。
  
  有观点认为,与水体和大气污染相比,土壤污染具有隐蔽性、滞后性和难可逆性。由于重金属难以降解,导致重金属对土壤的污染基本上是一个不可完全逆转的过程。土壤污染一旦发生,仅仅依靠切断污染源的方法很难恢复。总体来说,治理土壤污染的成本高、周期长、难度大。
  
  在吴平看来,当前我国土壤污染防治的难点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是法律法规缺失,目前,我国没有专门的土壤环境保护的法律法规,同水污染和大气污染相比,土壤污染防治法律制度建设明显滞后。关于土壤保护仅有一些零星规定,而且条款分散在不同法律中,细则缺乏、难操作。
  
  其次,监测水平滞后、调查精度不高,部分地区缺乏监测的仪器和人员配置,基本农田和集中式饮用水源地等重点区域存在监测站点布置过少、监测项目少、监测数据流通信息不畅、专业技术人员和资金投入不足等多方面问题。
  
  第三是标准体系不健全,从实际情况看,不同用途土壤的健康风险和生态风险的控制要求均不同,相应的修复标准和治理措施也大相径庭。目前我国土壤环境质量标准中,仅有笼统的土壤概念,现行的土壤污染分类、治理标准体系均不完善,尤其是缺乏污染修复以及环境风险评估等技术规范和管理制度,致使土壤环境保护工作缺乏依据和指导。
  
  同时,修复技术也尚不成熟,现有的污染修复技术大多还处于实验阶段,有些只适用于实验室的小规模实验,与工程的实际推广尚有一定的差距。
  
  此外,防治资金短缺也是土壤污染防治中的一大难点。“土壤污染防治资金需求量很大。尤其对于无主的污染场地,由于其大多数位置偏远,开发利用价值不大,地方政府配套资金积极性不高,中央资金的杠杆作用难以有效发挥。土壤治理修复的商业模式尚未形成,社会资金难以进入。加上一些企业由于年代久远,企业改制、产权关系、债权债务、工农关系等历史问题十分复杂,搬迁及治理费用高,就业安置补偿难度很大。”吴平说。
  
  对此,吴平建议,治理土壤污染,需彻底转变发展理念,加强源头控制;健全法律法规,完善标准体系,尽快出台《土壤污染防治法》及其配套法规?熏健全不同土地利用方式的标准和各种土壤环境质量的指标;实施分类防治,开展土壤修复;加强基础性研究,建立土壤污染防治科技支撑体系,将土壤污染防治成立专项进行攻关;必须健全生态补偿机制,完善配套政策,加快探索土壤污染修复市场化发展之路。
    上海边锋泵业制造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