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630-2228

新闻资讯 NEWS

大气治理需1.84万亿 寻求资金与合理分配是关键

发表时间:2015-11-27

    近日,环保部环境规划院、南京大学发布研究报告—《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2013—2017)实施的投融资需求及影响》,其测算“大气十条”(《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的直接投资共需1.84万亿元。对于治理资金的使用,有人表示,合理分配是关键所在。
    从实际情况来看,防治大气污染仍需大量资金的投入,而如何合理分配资金也是关键所在。侯宇轩表示,分配资金主要依据两个方面:第一方面是各地区的污染程度。第二方面是各地区的产业结构。
  
  随着国家大气污染防治力度的逐步升级,各方对于其资金需求的讨论也愈发热烈。近日,环保部环境规划院、南京大学发布研究报告—《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2013—2017)实施的投融资需求及影响》,其测算“大气十条”(《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的直接投资共需1.84万亿元。
  
  事实上,去年环保部副部长吴晓青就曾公开表示,“大气十条”实施之后,环保部预测全社会的投入要超过1.7万亿元。
  
  而美国的战略研究机构兰德公司在今年一月份给出的研究报告中曾指出,过去几十年来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带来了国民收入的显著提高,但中国也在背负着越来越沉重的环境污染成本。过去十年,中国环境污染的成本接近每年国内生产总值的10%。这一比例比韩国和日本高出了数倍,也远高于美国的水平。
  
  那么对于大气污染的防治到底应该需要投入多少资金?又该如何计算?
  
  防治大气污染更需实际行动
  
  据《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2013—2017)实施的投融资需求及影响》作者之一的环保部环境规划院环境政策部主任助理董战峰介绍,投资需求分为四个部分,分别为优化能源结构、移动源污染防治、工业企业污染治理、面源污染治理。投资需求分别为2844.00亿元、14067.66亿元、915.44亿元和615.72亿元。
  
  他说,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三大重点区域的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的直接投资分别需要2490.29亿元、2384.69亿元与903.58亿元。其中,京津冀所需投资最大的部分是工业企业污染治理,长三角和珠三角所需投资最大的部分是移动源污染防治。
  
  中投顾问环保行业研究员侯宇轩表示,由于我国大气污染问题严重,污染治理很难做到一次性完成。他说,大气污染治理普遍都是分阶段性的,所需时间较长,并且治理过程中可能会出现好转后又恶化的问题,进而导致反复治理,使得治理成本加大。且治理后的环境维护也需要成本,所以预计治理大气污染的成本高于1.85万亿元。“虽然从优化能源结构、移动源污染防治、工业企业污染治理、面源污染治理四个方面来给出预算是比较合理的,但计算结果有些保守。”侯宇轩说。
  
  而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环境科学系主任宋国君则认为,防治大气污染投资需求从理论上来说很难计算出来,可以计算的是空气污染是否能够治理以及污染所带来的损失。如果污染可以治理,再预算污染造成损失之后,治理和减排一系列措施所需要的成本,应如此进行一项项地核算而非此种测算。此外,宋国君还强调,对大气污染治理更为有效的防治,应该体现在更为实际的行动上。
  
  寻求资金与合理分配资金是关键
  
  目前防治大气污染的资金投入又是如何?据了解,由于目前未能形成稳健有效的大气行动计划实施的投融资机制,而且中央财政投入规模(2013年和2014年仅为50亿元、100亿元)相比于实际需求仍落差较大,所以我国大气污染治理仍然存在投资总量严重不足、过度依赖政府财政性投入、融资渠道单一等问题。从各地“大气十条”实施的进程来看,不少省市并没有配套实施的投资预算,融资机制也存在多方面的问题,没有形成长效的融资方式。
  
  在侯宇轩看来,防治大气污染的资金不能仅仅依靠国家财政支出,虽然“大气十条”出台后的前两年,中央政府分别投资了50亿元以及100亿元用于治理大气污染,如果再算上地方政府的投入,总支出规模会更为庞大。但是,仅靠政府拨款还远远不够,多数资金还是要靠社会投入。
  
  侯宇轩建议,未来要建立一个完善的大气污染治理专项基金,也可以让PPP(公私合作模式)模式发挥作用,PPP能提高投资积极性以及融资效率。
  
  宋国君表示,对于目前防治大气污染资金投资短缺问题,应该先从了解需求入手。例如,企业在防治大气污染过程中可以将自己所需的服务告知市场,由市场上的一些更为专业的机构来为其提供服务。通过市场,企业可以选择最为物美价廉的服务,从而缓解资金短缺的问题,在这个过程中,政府要做好相应的监管。
  
  从实际情况来看,防治大气污染仍需大量资金的投入,而如何合理分配资金也是关键所在。
  
  侯宇轩表示,分配资金主要依据两个方面:第一方面是各地区的污染程度。其具体情况可以用PM2.5、二氧化硫浓度等指标判定。
  
  第二方面是各地区的产业结构。侯宇轩说,因为治理空气污染不仅要治标,还要治本,要对重污染地区实行产业结构调整,淘汰掉一批高耗能、高污染产业,扶持新兴产业发展,而这些工作都需要大量资金投入。他认为,防治大气污染重点在烟气脱硫、烟尘治理、汽车尾气污染防治和有毒有害气体处理四大领域。
  
  当然,资金的分配也包括了国家对于防治措施中的一些补贴。“鼓励各方治理污染不一定仅仅依靠给予补贴,从减免税收入手会更为直接有效。”宋国君认为,补贴的额度、补贴领取等一些问题更为复杂,需要投入更大的成本去核查,一旦制度不够严格或许会滋生其他问题。
上海边锋泵业制造有限公司
边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 免费热线:400-630-2228 固德商城 中文 | English
大气治理需1.84万亿 寻求资金与合理分配是关键

发表时间:2015-11-27

    近日,环保部环境规划院、南京大学发布研究报告—《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2013—2017)实施的投融资需求及影响》,其测算“大气十条”(《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的直接投资共需1.84万亿元。对于治理资金的使用,有人表示,合理分配是关键所在。
    从实际情况来看,防治大气污染仍需大量资金的投入,而如何合理分配资金也是关键所在。侯宇轩表示,分配资金主要依据两个方面:第一方面是各地区的污染程度。第二方面是各地区的产业结构。
  
  随着国家大气污染防治力度的逐步升级,各方对于其资金需求的讨论也愈发热烈。近日,环保部环境规划院、南京大学发布研究报告—《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2013—2017)实施的投融资需求及影响》,其测算“大气十条”(《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的直接投资共需1.84万亿元。
  
  事实上,去年环保部副部长吴晓青就曾公开表示,“大气十条”实施之后,环保部预测全社会的投入要超过1.7万亿元。
  
  而美国的战略研究机构兰德公司在今年一月份给出的研究报告中曾指出,过去几十年来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带来了国民收入的显著提高,但中国也在背负着越来越沉重的环境污染成本。过去十年,中国环境污染的成本接近每年国内生产总值的10%。这一比例比韩国和日本高出了数倍,也远高于美国的水平。
  
  那么对于大气污染的防治到底应该需要投入多少资金?又该如何计算?
  
  防治大气污染更需实际行动
  
  据《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2013—2017)实施的投融资需求及影响》作者之一的环保部环境规划院环境政策部主任助理董战峰介绍,投资需求分为四个部分,分别为优化能源结构、移动源污染防治、工业企业污染治理、面源污染治理。投资需求分别为2844.00亿元、14067.66亿元、915.44亿元和615.72亿元。
  
  他说,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三大重点区域的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的直接投资分别需要2490.29亿元、2384.69亿元与903.58亿元。其中,京津冀所需投资最大的部分是工业企业污染治理,长三角和珠三角所需投资最大的部分是移动源污染防治。
  
  中投顾问环保行业研究员侯宇轩表示,由于我国大气污染问题严重,污染治理很难做到一次性完成。他说,大气污染治理普遍都是分阶段性的,所需时间较长,并且治理过程中可能会出现好转后又恶化的问题,进而导致反复治理,使得治理成本加大。且治理后的环境维护也需要成本,所以预计治理大气污染的成本高于1.85万亿元。“虽然从优化能源结构、移动源污染防治、工业企业污染治理、面源污染治理四个方面来给出预算是比较合理的,但计算结果有些保守。”侯宇轩说。
  
  而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环境科学系主任宋国君则认为,防治大气污染投资需求从理论上来说很难计算出来,可以计算的是空气污染是否能够治理以及污染所带来的损失。如果污染可以治理,再预算污染造成损失之后,治理和减排一系列措施所需要的成本,应如此进行一项项地核算而非此种测算。此外,宋国君还强调,对大气污染治理更为有效的防治,应该体现在更为实际的行动上。
  
  寻求资金与合理分配资金是关键
  
  目前防治大气污染的资金投入又是如何?据了解,由于目前未能形成稳健有效的大气行动计划实施的投融资机制,而且中央财政投入规模(2013年和2014年仅为50亿元、100亿元)相比于实际需求仍落差较大,所以我国大气污染治理仍然存在投资总量严重不足、过度依赖政府财政性投入、融资渠道单一等问题。从各地“大气十条”实施的进程来看,不少省市并没有配套实施的投资预算,融资机制也存在多方面的问题,没有形成长效的融资方式。
  
  在侯宇轩看来,防治大气污染的资金不能仅仅依靠国家财政支出,虽然“大气十条”出台后的前两年,中央政府分别投资了50亿元以及100亿元用于治理大气污染,如果再算上地方政府的投入,总支出规模会更为庞大。但是,仅靠政府拨款还远远不够,多数资金还是要靠社会投入。
  
  侯宇轩建议,未来要建立一个完善的大气污染治理专项基金,也可以让PPP(公私合作模式)模式发挥作用,PPP能提高投资积极性以及融资效率。
  
  宋国君表示,对于目前防治大气污染资金投资短缺问题,应该先从了解需求入手。例如,企业在防治大气污染过程中可以将自己所需的服务告知市场,由市场上的一些更为专业的机构来为其提供服务。通过市场,企业可以选择最为物美价廉的服务,从而缓解资金短缺的问题,在这个过程中,政府要做好相应的监管。
  
  从实际情况来看,防治大气污染仍需大量资金的投入,而如何合理分配资金也是关键所在。
  
  侯宇轩表示,分配资金主要依据两个方面:第一方面是各地区的污染程度。其具体情况可以用PM2.5、二氧化硫浓度等指标判定。
  
  第二方面是各地区的产业结构。侯宇轩说,因为治理空气污染不仅要治标,还要治本,要对重污染地区实行产业结构调整,淘汰掉一批高耗能、高污染产业,扶持新兴产业发展,而这些工作都需要大量资金投入。他认为,防治大气污染重点在烟气脱硫、烟尘治理、汽车尾气污染防治和有毒有害气体处理四大领域。
  
  当然,资金的分配也包括了国家对于防治措施中的一些补贴。“鼓励各方治理污染不一定仅仅依靠给予补贴,从减免税收入手会更为直接有效。”宋国君认为,补贴的额度、补贴领取等一些问题更为复杂,需要投入更大的成本去核查,一旦制度不够严格或许会滋生其他问题。
上海边锋泵业制造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