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630-2228

新闻资讯 NEWS

垃圾焚烧打开循环经济之门 城市垃圾治理的中国探索

发表时间:2016-01-07

    “垃圾围城”是目前中国大城市不可回避的城市病。中国在城市垃圾治理方面进行了很多探索,但是垃圾减量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要经历一个漫长的过程。
    近期召开的中央城市工作会议提出要统筹生产、生活、生态三大布局,提高城市发展的宜居性,同时指出垃圾处理等基础设施要按照绿色循环低碳的理念进行规划建设。
  
  “垃圾围城”是目前中国大城市不可回避的城市病。2013年全国设市城市生活垃圾清运量1.73亿吨,如果堆在一起,可以堆出500多座百层高楼。广州产生的生活垃圾两天不处理就能堆到香港;北京每天产生的垃圾,如果用2.5吨的卡车装载,能从天安门一直排到河北廊坊。
  
  中国城镇化发展加速,城市垃圾如何治理?民众焦虑如何化解?中国进行了一系列探索。
  
  1.垃圾焚烧打开循环经济之门
  
  当前,中国城市都面临着人多地少的问题,在业内看来,对于人口密集的城市,垃圾焚烧是重要的选择。世界上主要发达国家都将焚烧作为垃圾处理的首选,欧洲、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和地区70%—90%的生活垃圾均焚烧处理,通过焚烧,垃圾可以减容90%,减量80%。
  
  在中国,这几年,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建设速度在加快,规模也在不断加大。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发电分会的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投产新建垃圾焚烧发电厂17座,建成投产后全年新增处理量接近635万吨。
  
  2015年11月18日,北京市朝阳高安屯生活垃圾综合处理厂焚烧中心1号炉顺利实现首次点火,作为生活垃圾处理的二期工程,该厂日处理规模能达到1800吨,首次把市民的餐厨垃圾、可回收垃圾和其他垃圾进行精细化处理,实现无害化填埋或产生肥料。
  
  同样位于这座产业园的还有高安屯垃圾焚烧发电厂,它既是北京市第一座现代化大型生活垃圾焚烧项目,也是目前亚洲单线处理规模最大的处理厂。焚烧发电厂与周边的垃圾填埋场、餐厨垃圾处理厂等构成循环经济产业园。记者采访该厂时发现,垃圾在这里经过处理后,不仅可以用来发电,还能供暖、用作有机肥。高安屯垃圾焚烧发电厂生产运营总监告诉,为了保证二噁英的排放达标,进厂的垃圾要经过5到7天的堆酵脱水才能入炉,这样可以提高入炉垃圾的热值,强化燃烧。
  
  焚烧产生的烟气并不是直接排入大气,还要经过脱氮、脱酸、除尘、去除重金属和二噁英。烟气的排放数据可以在北京市朝阳循环经济产业园的网站上进行查询,有日数据、月数据和季数据三类。因为二噁英很难实现在线监测,所以在季数据中分列着2015年的二噁英排放情况。以最新公布的抽测数据为例,1号炉和2号炉的烟气二噁英排放分别为0.014和0.015纳克每立方米,远低于欧盟2000的0.1纳克每立方米的标准。
  
  焚烧产生的热量通过余热锅炉,把水加热成中温中压蒸汽,送入汽轮发电机组发电,每年发电量可达2亿千瓦时以上,相当于每年节约7万吨标准煤。每年10余万吨的炉渣可以制成建筑材料,垃圾处理过程中会产生渗滤液等垃圾水,经过反渗透过滤等多个环节,变成无公害的中水。
  
  像高安屯垃圾焚烧发电的循环经济模式在业内已经渐成标配。比如光大国际的“静脉产业园”模式,在江苏吴中的项目中,围绕“固废产业化”目标,先后建成了垃圾焚烧发电、沼气发电、餐厨垃圾综合利用等12个循环经济项目,实现了产业园内的集约利用与阶梯利用,还实现了基础设施和信息的共享。
上海边锋泵业制造有限公司
边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 免费热线:400-630-2228 固德商城 中文 | English
垃圾焚烧打开循环经济之门 城市垃圾治理的中国探索

发表时间:2016-01-07

    “垃圾围城”是目前中国大城市不可回避的城市病。中国在城市垃圾治理方面进行了很多探索,但是垃圾减量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要经历一个漫长的过程。
    近期召开的中央城市工作会议提出要统筹生产、生活、生态三大布局,提高城市发展的宜居性,同时指出垃圾处理等基础设施要按照绿色循环低碳的理念进行规划建设。
  
  “垃圾围城”是目前中国大城市不可回避的城市病。2013年全国设市城市生活垃圾清运量1.73亿吨,如果堆在一起,可以堆出500多座百层高楼。广州产生的生活垃圾两天不处理就能堆到香港;北京每天产生的垃圾,如果用2.5吨的卡车装载,能从天安门一直排到河北廊坊。
  
  中国城镇化发展加速,城市垃圾如何治理?民众焦虑如何化解?中国进行了一系列探索。
  
  1.垃圾焚烧打开循环经济之门
  
  当前,中国城市都面临着人多地少的问题,在业内看来,对于人口密集的城市,垃圾焚烧是重要的选择。世界上主要发达国家都将焚烧作为垃圾处理的首选,欧洲、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和地区70%—90%的生活垃圾均焚烧处理,通过焚烧,垃圾可以减容90%,减量80%。
  
  在中国,这几年,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建设速度在加快,规模也在不断加大。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发电分会的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投产新建垃圾焚烧发电厂17座,建成投产后全年新增处理量接近635万吨。
  
  2015年11月18日,北京市朝阳高安屯生活垃圾综合处理厂焚烧中心1号炉顺利实现首次点火,作为生活垃圾处理的二期工程,该厂日处理规模能达到1800吨,首次把市民的餐厨垃圾、可回收垃圾和其他垃圾进行精细化处理,实现无害化填埋或产生肥料。
  
  同样位于这座产业园的还有高安屯垃圾焚烧发电厂,它既是北京市第一座现代化大型生活垃圾焚烧项目,也是目前亚洲单线处理规模最大的处理厂。焚烧发电厂与周边的垃圾填埋场、餐厨垃圾处理厂等构成循环经济产业园。记者采访该厂时发现,垃圾在这里经过处理后,不仅可以用来发电,还能供暖、用作有机肥。高安屯垃圾焚烧发电厂生产运营总监告诉,为了保证二噁英的排放达标,进厂的垃圾要经过5到7天的堆酵脱水才能入炉,这样可以提高入炉垃圾的热值,强化燃烧。
  
  焚烧产生的烟气并不是直接排入大气,还要经过脱氮、脱酸、除尘、去除重金属和二噁英。烟气的排放数据可以在北京市朝阳循环经济产业园的网站上进行查询,有日数据、月数据和季数据三类。因为二噁英很难实现在线监测,所以在季数据中分列着2015年的二噁英排放情况。以最新公布的抽测数据为例,1号炉和2号炉的烟气二噁英排放分别为0.014和0.015纳克每立方米,远低于欧盟2000的0.1纳克每立方米的标准。
  
  焚烧产生的热量通过余热锅炉,把水加热成中温中压蒸汽,送入汽轮发电机组发电,每年发电量可达2亿千瓦时以上,相当于每年节约7万吨标准煤。每年10余万吨的炉渣可以制成建筑材料,垃圾处理过程中会产生渗滤液等垃圾水,经过反渗透过滤等多个环节,变成无公害的中水。
  
  像高安屯垃圾焚烧发电的循环经济模式在业内已经渐成标配。比如光大国际的“静脉产业园”模式,在江苏吴中的项目中,围绕“固废产业化”目标,先后建成了垃圾焚烧发电、沼气发电、餐厨垃圾综合利用等12个循环经济项目,实现了产业园内的集约利用与阶梯利用,还实现了基础设施和信息的共享。
上海边锋泵业制造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