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630-2228

新闻资讯 NEWS

新一轮生态战略启幕 黄金水道绿意浓

发表时间:2016-04-12

    2016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为长江经济带发展定下了新基调,那就是“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至此,新一轮保护开始,3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这意味着“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顶层设计出炉,未来长江经济带要全流域统一规划,打造一条绿色、东中西协调发展的经济带。
    2016年1月,寒尽春生。
  
  唐古拉山脉银装素裹,沱沱河镇的建筑都披着冰霜;鄱阳湖迎来数十万计越冬候鸟,游人争睹自然奇观;黄浦江上汽笛声声,江上夜游的人们穿行在外滩光影之中。如同过去数千年一样,这看似不相关的生活,被6300多公里的长江联系在了一起,进入了流淌着的历史、形成了时间中的巨流。
  
  承东启西、接南济北、通江达海、人文荟萃,中国发展的大棋局中,长江再次成为落子的地方。就在这个早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重庆召开了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
  
  “长江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也是中华民族发展的重要支撑。”
  
  “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必须从中华民族长远利益考虑,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使绿水青山产生巨大生态效益、经济效益、社会效益,使母亲河永葆生机活力。”
  
  “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
  
  这是首次将改善长江生态环境放到第一位的规划设计,是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的自然展现,是一个将长江的命运提升到文明传承高度的历史判断,是一次以长江为发力点推动中国生态转型的战略抉择。两个月之后,这篇讲话的精神落实为《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拉开了新一轮保护与建设的帷幕。
  
  文明总是起源于河畔,巨变往往从大江开始。
  
  撑起中国经济脊梁
  
  长江经济带横跨我国东中西三大区域,覆盖上海、江苏、浙江、安徽、江西、湖北、湖南、重庆、四川、云南、贵州等11省(市),6亿人口,面积约205万平方公里,GDP占全国45%,具有独特优势和巨大发展潜力。
  
  长江经济带是我国经济稳增长的重要支撑,有专家表示,正是由于长江经济带的特殊地位,国家才会将其上升为国家战略。早在20世纪80年代,中央即提出“一线一轴”战略构想,一线指沿海一线,一轴即长江。2014年,“打造黄金水道,建设长江经济带”在政府报告中首次提出,到如今,《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的推出,长江经济带的战略地位可见一斑。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金碚在第二届长江经济带论坛上指出,长江经济带历来都是中国迎接经济全球化的首要地区。从大趋势看,发展长江经济带,不仅对于中国经济的发展具有重大战略意义,而且对于世界经济的全球化态势都将具有重大意义。
  
  “长江经济带肩负着国内改革的任务,‘一带一路’则肩负着对外开放的使命,长江经济带战略要服务、助推‘一带一路’战略。”上海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张兆安说。
  
  构筑“绿长廊”
  
  先“休养生息”,再谈生财之道。这是2016年以来中国决策层针对黄金水道长江发出的明确信号。
  
  事实上,将长江生态环境保护置于经济开发之上,缘于长江流域生态隐患已浮出水面。
  
  “水少泥多”。近年来,长江中下游年均水量大幅减少,径流干旱年份显著增加;大量梯级水库替代自然河流,泥沙被拦截沉积,致使中下游河道冲刷显著,河床骤降,崩岸和入海口侵蚀风险明显上升。
  
  “‘母亲河’已经不堪重负。”全国政协副秘书长、九三学社中央常务副主席邵鸿认为,长江经济带发展必须摒弃“以用为主”的错误观念,以保护为本。中华环保联合会副秘书长吕克勤接受权威媒体采访时称,考虑到重庆到长江三角洲一线堪称当前中国“国计民生的支柱”,加大长江生态环境保护力度对中国经济长期健康发展意义重大。否则,“后果将很难想象”。
  
  不过,要让“一江清水向东流”难点不少。
  
  一是政府各部门和沿江各省市如何形成合力。
  
  长江经济带是流域经济,涉及水、路、港、岸、产、城和生物、湿地、环境等方方面面。在吕克勤看来,此前长江生态环境保护之所以效果不彰,很大程度上正是因为“九龙治水”,权力过于分散。“政府各部门各管一摊,没有形成合力,浪费了大量人力物力。”
  
  中国地质大学教授李长安指出,流域是一个完整的自然地理单元和生态系统,应在流域“生态共同体”共建的理念下,将长江生态环境保护从过去的局部问题提升至流域共同体全局问题的高度。
  
  二是约束机制怎样真正“硬”起来。如吕克勤所言,现在长江生态环境保护约束机制“明显不够硬”,沿江企业随意排污没有根本杜绝,急需通过立法和科学规划加以解决。
  
  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主任刘雅鸣也表示,应将长江流域的治理、开发、保护各项事业推上法治化轨道,通过制定“长江法”,全面规范和调整长江流域管理中的各种水事行为和关系,系统解决流域管理中的诸多矛盾和问题。
  
  三是在经济下行压力仍然不减的背景下,如何激发沿线地区保护生态环境的动力,使稳定经济增长和生态长江建设并行不悖、相辅相成,也考验决策层的智慧。
  
  对此,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明确,要抓紧研究制定和修订相关法律,把全面依法治国的要求覆盖到长江流域;要有明确的激励机制,加强领导、统筹规划、协调推进。
  
  及时的救赎
  
  当前,修复长江提上了日程。曾经忧心长江保护问题的各方力量,正在抓住“救赎长江”最后的机会。
  
  长江保护的基调确定以后,来自各方的提案、建议,也呼之而来,并成为热词。相关政策也正在落地之中。环保部在给知名媒体的书面回复中道:目前正在按照国务院部署,会同发改委等10个部门及沿江省市,编制《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保护规划》。
  
  “我部在牵头编制的《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保护规划》中,拟将总磷问题作为重点,进一步加强调查研究,力争查明原因并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加以解决。”环保部表示。
  
  一般情况,河水磷超标的原因主要包括含磷工业废水排入、农业面源污染、含磷洗衣粉等生活污水污染等方面。根据环保部的公开回复,长江流域总磷污染问题突出:在四川、重庆、湖南、湖北段总磷浓度大幅上升,在江西、安徽段浓度下降,到江苏段再次上升,到上海入海口的朝阳农场断面达到高值。
  
  除此之外,2016年2月23日,由国家发改委、环保部发布的《关于加强长江黄金水道环境污染防控治理的指导意见》,已明确了污染防控治理的主要目标——到2020年,长江经济带水质优良比例总体稳定保持在75%以上。《长江经济带规划发展纲要》也即将出台。
  
  “目前,长江生态保护的理念和具体政策、规划都已经或即将具备,接下来就是具体落实了。”中科院武汉分院党组书记陈平平说。
  
  关于落地,陈平平希望建立四种机制:保护机制、监督机制、问责机制、补偿机制。另外,杨天怡同样提出了建立三峡库区水污染防治生态补偿机制。
  
  陈吉宁亦公开表示:“要借鉴我国第一个生态补偿模式——新安江流域的水环境补偿模式,探索建立长江流域上下游生态环境补偿的新机制。”
  
  全国政协提案委员会副主任赖明则在建议中重点提到了改善流域管理模式。“我们需要一个主要以生态环境保护为职能,具有综合统筹协调责权的流域管理机构,而非一个主要从事流域开发、利用的机构。”赖明指出。
  
  而我们有理由期待,“动真格、下重手”之后,黄金水道长江的“含金量”将更高。

  

 上海边锋泵业制造有限公司

边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 免费热线:400-630-2228 固德商城 中文 | English
新一轮生态战略启幕 黄金水道绿意浓

发表时间:2016-04-12

    2016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为长江经济带发展定下了新基调,那就是“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至此,新一轮保护开始,3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这意味着“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顶层设计出炉,未来长江经济带要全流域统一规划,打造一条绿色、东中西协调发展的经济带。
    2016年1月,寒尽春生。
  
  唐古拉山脉银装素裹,沱沱河镇的建筑都披着冰霜;鄱阳湖迎来数十万计越冬候鸟,游人争睹自然奇观;黄浦江上汽笛声声,江上夜游的人们穿行在外滩光影之中。如同过去数千年一样,这看似不相关的生活,被6300多公里的长江联系在了一起,进入了流淌着的历史、形成了时间中的巨流。
  
  承东启西、接南济北、通江达海、人文荟萃,中国发展的大棋局中,长江再次成为落子的地方。就在这个早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重庆召开了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
  
  “长江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也是中华民族发展的重要支撑。”
  
  “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必须从中华民族长远利益考虑,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使绿水青山产生巨大生态效益、经济效益、社会效益,使母亲河永葆生机活力。”
  
  “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
  
  这是首次将改善长江生态环境放到第一位的规划设计,是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的自然展现,是一个将长江的命运提升到文明传承高度的历史判断,是一次以长江为发力点推动中国生态转型的战略抉择。两个月之后,这篇讲话的精神落实为《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拉开了新一轮保护与建设的帷幕。
  
  文明总是起源于河畔,巨变往往从大江开始。
  
  撑起中国经济脊梁
  
  长江经济带横跨我国东中西三大区域,覆盖上海、江苏、浙江、安徽、江西、湖北、湖南、重庆、四川、云南、贵州等11省(市),6亿人口,面积约205万平方公里,GDP占全国45%,具有独特优势和巨大发展潜力。
  
  长江经济带是我国经济稳增长的重要支撑,有专家表示,正是由于长江经济带的特殊地位,国家才会将其上升为国家战略。早在20世纪80年代,中央即提出“一线一轴”战略构想,一线指沿海一线,一轴即长江。2014年,“打造黄金水道,建设长江经济带”在政府报告中首次提出,到如今,《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的推出,长江经济带的战略地位可见一斑。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金碚在第二届长江经济带论坛上指出,长江经济带历来都是中国迎接经济全球化的首要地区。从大趋势看,发展长江经济带,不仅对于中国经济的发展具有重大战略意义,而且对于世界经济的全球化态势都将具有重大意义。
  
  “长江经济带肩负着国内改革的任务,‘一带一路’则肩负着对外开放的使命,长江经济带战略要服务、助推‘一带一路’战略。”上海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张兆安说。
  
  构筑“绿长廊”
  
  先“休养生息”,再谈生财之道。这是2016年以来中国决策层针对黄金水道长江发出的明确信号。
  
  事实上,将长江生态环境保护置于经济开发之上,缘于长江流域生态隐患已浮出水面。
  
  “水少泥多”。近年来,长江中下游年均水量大幅减少,径流干旱年份显著增加;大量梯级水库替代自然河流,泥沙被拦截沉积,致使中下游河道冲刷显著,河床骤降,崩岸和入海口侵蚀风险明显上升。
  
  “‘母亲河’已经不堪重负。”全国政协副秘书长、九三学社中央常务副主席邵鸿认为,长江经济带发展必须摒弃“以用为主”的错误观念,以保护为本。中华环保联合会副秘书长吕克勤接受权威媒体采访时称,考虑到重庆到长江三角洲一线堪称当前中国“国计民生的支柱”,加大长江生态环境保护力度对中国经济长期健康发展意义重大。否则,“后果将很难想象”。
  
  不过,要让“一江清水向东流”难点不少。
  
  一是政府各部门和沿江各省市如何形成合力。
  
  长江经济带是流域经济,涉及水、路、港、岸、产、城和生物、湿地、环境等方方面面。在吕克勤看来,此前长江生态环境保护之所以效果不彰,很大程度上正是因为“九龙治水”,权力过于分散。“政府各部门各管一摊,没有形成合力,浪费了大量人力物力。”
  
  中国地质大学教授李长安指出,流域是一个完整的自然地理单元和生态系统,应在流域“生态共同体”共建的理念下,将长江生态环境保护从过去的局部问题提升至流域共同体全局问题的高度。
  
  二是约束机制怎样真正“硬”起来。如吕克勤所言,现在长江生态环境保护约束机制“明显不够硬”,沿江企业随意排污没有根本杜绝,急需通过立法和科学规划加以解决。
  
  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主任刘雅鸣也表示,应将长江流域的治理、开发、保护各项事业推上法治化轨道,通过制定“长江法”,全面规范和调整长江流域管理中的各种水事行为和关系,系统解决流域管理中的诸多矛盾和问题。
  
  三是在经济下行压力仍然不减的背景下,如何激发沿线地区保护生态环境的动力,使稳定经济增长和生态长江建设并行不悖、相辅相成,也考验决策层的智慧。
  
  对此,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明确,要抓紧研究制定和修订相关法律,把全面依法治国的要求覆盖到长江流域;要有明确的激励机制,加强领导、统筹规划、协调推进。
  
  及时的救赎
  
  当前,修复长江提上了日程。曾经忧心长江保护问题的各方力量,正在抓住“救赎长江”最后的机会。
  
  长江保护的基调确定以后,来自各方的提案、建议,也呼之而来,并成为热词。相关政策也正在落地之中。环保部在给知名媒体的书面回复中道:目前正在按照国务院部署,会同发改委等10个部门及沿江省市,编制《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保护规划》。
  
  “我部在牵头编制的《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保护规划》中,拟将总磷问题作为重点,进一步加强调查研究,力争查明原因并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加以解决。”环保部表示。
  
  一般情况,河水磷超标的原因主要包括含磷工业废水排入、农业面源污染、含磷洗衣粉等生活污水污染等方面。根据环保部的公开回复,长江流域总磷污染问题突出:在四川、重庆、湖南、湖北段总磷浓度大幅上升,在江西、安徽段浓度下降,到江苏段再次上升,到上海入海口的朝阳农场断面达到高值。
  
  除此之外,2016年2月23日,由国家发改委、环保部发布的《关于加强长江黄金水道环境污染防控治理的指导意见》,已明确了污染防控治理的主要目标——到2020年,长江经济带水质优良比例总体稳定保持在75%以上。《长江经济带规划发展纲要》也即将出台。
  
  “目前,长江生态保护的理念和具体政策、规划都已经或即将具备,接下来就是具体落实了。”中科院武汉分院党组书记陈平平说。
  
  关于落地,陈平平希望建立四种机制:保护机制、监督机制、问责机制、补偿机制。另外,杨天怡同样提出了建立三峡库区水污染防治生态补偿机制。
  
  陈吉宁亦公开表示:“要借鉴我国第一个生态补偿模式——新安江流域的水环境补偿模式,探索建立长江流域上下游生态环境补偿的新机制。”
  
  全国政协提案委员会副主任赖明则在建议中重点提到了改善流域管理模式。“我们需要一个主要以生态环境保护为职能,具有综合统筹协调责权的流域管理机构,而非一个主要从事流域开发、利用的机构。”赖明指出。
  
  而我们有理由期待,“动真格、下重手”之后,黄金水道长江的“含金量”将更高。

  

 上海边锋泵业制造有限公司